B座西窗
繁星丨行于夜下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1-16 10:14:19

图片

还未入夜,太阳已坠下了地平线,远远的天边还有一大片有层次的色彩,最上端是柔和的暖黄色,再下一点就深深的暗黄色,最接近地平线的像是一大片黑色的薄纱,淡淡的光似乎想努力的透进来,却始终无能为力。慢慢的那一大片暖黄变成的红色,由淡红色变成深红色,最终光被吞没了,变成纯黑。城市还是很亮,路边每隔二十米就立着一座高高的路灯,它们的光相互交集,相互辉映驱赶着一片黑暗。我抬头起头看看,亮黄色的灯光还是有点刺眼,晕了眼,留下一阵阵光影。
 
天气晴的时候,夜里的天空也看的明朗,云是白色的,可能是夜里的光太亮了,那个天幕看的那么真实,真实的看见天有多远。星星寥寥,偶尔几颗零等星、一等星,就零星的挂在那。是那些光夺去了星星的华彩,人也慢慢忘了星星的存在,试问,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辰了?。因为不见而被忽略。
 
在我小的时候,城市也还小,路灯没有这么明亮,入夜后那些光只会在地上划出一个个大大的圈,但光晕很模糊。走上一段路,总要经过一片没有光的黑暗,那种黑是让人害怕的,是安静的可怕,带着未知的恐惧,因为你什么都看不见,哪怕你睁着眼睛也适应不了那种黑暗。这时,如果远远的看见一盏路灯,就像看见了希望,被拯救的希望,迫使自己不顾一切的走过去。等站在路灯下了,能感觉到丝丝温暖,于是就多站一会,望着四周被黑暗的包围的夜。
 
那时候想着,如果城市里多开点灯,就不会害怕了。可能城市也是这样想的,于是光就无处不在了。让我有点怀念过去那种黑暗的感觉了,也许这就是物极必反的造化。白天与夜的区别也就是少了太阳吧。
 
雨夜我是不出去的,饭点过后,路上行人稀疏,车也是。柏油路被雨水冲刷的很干净,光照的黝亮黝亮,那时候夜还是很安静,清晰的能听见雨滴落在地上积水的声音,“叭叭叭。。。。。”。有时间从楼上望着夜里的信号灯,红绿黄变换,夜里果然看的显眼,也更鲜艳。我不喜欢下雨,可能是不愿意走一条泥泞的路吧。
 
春夏秋冬,行于夜下,我最爱春,因为温度,湿度都刚好,风也舒服,不冷也不热。冬季的时候,风太残忍,总是伺机准备从你的袖管,颈后里钻进去,享受你的体温,让人瑟瑟的抖。夏季的时候,太热,走几步便汗流浃背,一种油腻的感觉,从你的皮肤上冒出,黏上了衣服与皮肤。近日,深秋,夜行。路上多了慢跑者,我则慢慢的走着,看他们从身边跑过,听见“呼呼”的喘息,像一个另类。
 
慢跑的人中让人注目的是一位老人,我经常看见他,像其他的慢跑者一样,穿着紧身材料的慢跑上衣,长袖,下身穿一条黑色短裤,短裤里还有一条类似打底裤的紧身长裤,一双黑色的运动鞋,他的上唇胡子很短,稀稀疏疏的,花白,唇髭不短,嘴唇略薄,人中很长,目光有神,没有一丝混浊,四肢细长,没有多余的脂肪,跑起来有力。一次,经过我身边时,我下意识的望了一眼,老人也看见了我,笑了笑。老人放慢了步伐,尽量和我保持匀速,不紧不慢的说:“怎么不跑一会啊”。我觉得让一个老人家迁就,过意不去,我也跟着老人慢跑了起来,边跑边聊。攀谈中得知老人是退休工人,年轻的时候就爱慢跑,之前都是早起跑步锻炼,入了秋了,早晨有雾,老人说分不清那是雾还是雾霾,就决定晚上跟着年轻人一起来慢跑。儿子和老伴都挺支持他,觉得既锻炼了身体,也丰富了生活,不用天天待在家里,闲的无聊的。
 
行于夜下,享受夜的节奏,追求恬淡,我不想快,也不用置身尘世的喧嚣。
 
文/黄寅生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