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你知道吗?缺爱的人,心里有个黑洞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1-21 17:59:45

   图片 

       女生版:方雅

  也许所谓的少女心,就是不停地勇敢地爱错人吧。

  杜景良是表哥的朋友,那天他打电话和表哥约饭局,刚好赶上我的生日party,就被叫过来凑热闹。因为堵车,杜景良迟到了半小时。可他出场的时候,他这个人,和他手里那个16寸的大蛋糕一样惹眼。这是我和杜景良第一次见面,一整个晚上,我总是不自觉地越过人群,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可我能感觉得出,杜景良的疏离。作为成年人,杜景良自然明白,当一个女孩将眼神和心思都放在自己身上,意味着什么。而他的疏离,也就代表了他的态度。

  我有点沮丧,忍不住去表哥那打听杜景良。他急得直摆手:“和杜景良做朋友可以,当男朋友有点悬。你可千万别往这个火坑里跳。”我知道表哥是为我好,可我却跃跃欲试地想要去探个究竟。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爱错一个人。

  我主动约了杜景良。在人来人往的淮海路,隔着老远的距离,我一眼就看见他清瘦洁净地站在人群里。心里有种美妙的情绪扑面而来,我忍不住小跑着朝他奔了过去。他一回头,看到我,眼神里不自觉地流露出一闪而过的温柔。我非常确定,那不是我的错觉。

  可我没想到,杜景良一上来和我聊的,是爱情。他毫无保留地说起那些无疾而终的恋爱,无非是想告诉我,他对爱情已经戒了。可我并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女孩,我深知戒掉爱情的人一定是心里曾经下过雪。就像杜景良,他能轻松说出口的,都是无关痛痒的艳遇。而他的心里,一定有个人是出口成伤。

  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杜景良不说,我就不问。但我突然就觉得豁然开朗。杜景良无非就是没有遇到对的人,所以我要做的,是拿出十足的耐心和诚意,去焐热杜景良那颗冰冷的心。

  何况杜景良对我,并不是毫无回应。有天晚上加完班出来,我给杜景良发微信:“怎么办呢?突然很想找个人吃夜宵。”杜景良果真就开着车过来了。儿童节前一晚,我在朋友圈童心大发,说想要个布娃娃。第二天收到快递,寄件人那一栏是空的,但我知道是杜景良,我认得他的笔迹。这些,我都以为是好的开始。我决定使点小伎俩,来推动剧情的发展。那天我拉他去看电影,回去的时候有点晚,外面下着大雨,我笑着说,杜景良,要不今晚你收留我吧?他看着我,一脸邪恶地笑,好啊好啊。但后来,他还是将车子开到了我的公寓楼下。我一下子有种挫败感,在杜景良那,也许我真的毫无魅力可言。

  临下车前,杜景良打了个电话。他毫不避讳地当着我的面,轻松自在地与对方调情。那一刻,我看着这个男人脸上轻浮的笑容,突然意识到,也许他就是个渣男而已。是我自顾自地在他身上,赋予了额外的情感。

  这天之后,我没有联系过杜景良。他当然不会主动找我,这段关系里,一直是我在主动。再有他的消息,时间已经过去三个月。表哥说,杜景良结婚了,新娘是老家的。所以,杜景良在我这里,不得不翻篇了。身边的人说我永远有颗不老的少女心,也许所谓的少女心,就是不停地勇敢地爱错人吧。

  男生版:杜景良

  健康的人才有资格谈恋爱,把爱情拿来治病的人只会病得更严重。

  方雅会对我一见钟情,我并不觉得意外。作为一个有点钱有点颜且精通女人小心思的男人,我有那样的自信。方雅的表哥在电话里说:“杜景良,你可以对任何人耍流氓,但绝对不能惹方雅。”我回他:“放心吧,她不是我的style。”我说的是实话。方雅这样的姑娘,她在爱情里要的是真心,而我的真心丢在了很多年前。所以在方雅来约我之前,我已经想好了应对策略。

  坐在咖啡馆最隐蔽的角落里,我别有用心地和方雅聊爱情。她温温柔柔地看着我,眼神随着我说话的节奏忽明忽暗。我以为方雅听完我那些不着调的风流史,会落荒而逃。却没想到,这个姑娘咧开嘴笑了起来:“嘿,杜景良,我猜你是在爱情里受过重伤吧?”

  方雅说得没错。我把最好的爱情,以及爱情里最好的时候,都给了一个叫罗小美的女孩。可后来有一天,有个比我有钱比我老的男人跑来告诉我,罗小美是他的女朋友。你知道被最亲近的人欺骗会有怎样的后遗症吗?离开罗小美之后,我开始在爱情里蜻蜓点水,成了一个缺爱的人。不是缺姑娘来爱,而是缺乏爱上一个人的能力。我这辈子所有的爱都在罗小美身上用光了,拿什么再去爱别人?

  而缺爱的人,心里都有个黑洞。于是只好不断地在别人身上索取爱,索取爱的人永远也感觉不到爱。我在各种姑娘之间游刃有余地周旋,不动心,也就不费神。只是,我再也没有闻到过爱情的甜蜜。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方雅和我身边的姑娘们不一样。她对爱情,保有赤诚之心。我可以和那些买个包送个礼物就能搞定的女孩调情,却没办法拿出一颗真心,全心全意地去爱一个姑娘。所以就算方雅的表哥不说,我也会和方雅保持距离。但是很显然,我一开始的那点小策略在方雅身上失败了。她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笑意盈盈地看着我说:“杜景良,不就是爱错了一个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是对的就行。”我承认,那一刻,我心里的某个冰角有被触碰到。

  而我发现,自己根本就拒绝不了方雅。她说,嘿,我加你微信吧?我说好。她说,陪我看场电影吧?我说好。甚至有次我在陪客户吃饭,她说想找个人吃夜宵,我就将客户交给下属,开车赶了过去。而她说想要个布娃娃,我一大早就跑去商场等商家开门,买好后匿名快递过去。我越来越不像我了,所以我不得不问自己,我对方雅到底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其实我也动了心?

  是有动心的时刻吧。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在人群里没心没肺地笑啊笑。我心里想着,这姑娘真是好啊。呆在她身边,好像万物复苏,周围的一切都奔向欢喜。她第一次约我那天,我看着她朝我一路小跑过来,整颗心都快被融化了。有天送她回家,她像一只疲倦的小猫,在副驾驶上睡得很香甜。那个瞬间,我特别想将车子停下来,抱抱她。只是,动心又能怎样呢?我配不上方雅给的爱情。

  方雅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她喜欢我之类的话,所以我安慰自己,我们的关系一直保持在安全范围内。可我没想到,有天看完电影,她突然说要跟我回家。我突然意识到,有些暧昧是时候结束了。我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说着露骨的情话,约晚上见面的宾馆。挂断电话,方雅的背影消失在雨雾里。我有叫住她的冲动,却还是忍住了。

  好像有人说过,健康的人才有资格谈恋爱,把爱情拿来治病的人只会病得更严重。所以,即便我在方雅身上看见过爱情,我还是放弃了。但因为方雅,我突然就想逃离这种纸醉金迷、和各种女人周旋的生活。家里给我介绍相亲时,我很认真地去赴约。大家知根知底,婚期很快就定了下来。我希望那会是个新的开始。      猪小浅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