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和白菜一起过日子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1-24 08:09:57
白菜似乎有颗母亲心——眼看着天就要冷了,冰霜从深秋里一层一层筛下来,它就一层一层搂裹住幼叶子,直到心胸坚实至可抵御风雪。此时,甩掉外层的几片老叶子,它便以甜糯黄嫩的风姿,开始在各家饭桌上频繁出镜。
个人觉得,爱吃白菜的人比较懂得生活。你想想,能从白菜里吃出滋味的人,还会觉得有啥不美好的呢?
白菜做私房菜的时候居多。因为它太大众,很多人觉得它出不了彩。而且成菜无形,不入眼儿。但,我却喜欢白菜跟一团水袖似的,被携在盘腰。或者说像古代女子的裙裾,大概是丝绸做的,有些旧了,皱巴巴的,布满了光阴的故事。厨艺中,有“菜能撕不切”的说法,白菜就合此理。有人说怕营养流失,在我觉得,看不出刀痕的菜,多少总让人心安,特别是它那么柔,还像裙裾。
白菜适炖。但炖菜的汤要好,要有味儿。这样,才会给白菜提供用武之地:它会将自己多余的水分渗出,纳入汤中好味儿。白菜随和,让它跟谁撮合成一家子,它都能以脱胎换骨的精神,让筋骨里溢满对方的味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若懂得,便是好菜。所以,跟白菜过日子,要懂得付出,你若没滋没味,只期得到,最后只能两败俱伤,辜负白菜的一片心了。最后,煲里的白菜像宽慈的老妇一样,将生活的滋味都揽在了怀里。给人以世间的温暖,那么糯,那么软。
白菜帮子貌似“硬邦”些,但到底没骨气,一经水火,仍旧不成形。故而,白菜帮也不适精雕细琢。我见有人尝试着用它做型菜,但总感觉有点矫揉造作。乡下老妇精通乡俗,你让她去跳芭蕾玩高雅,难度大了点儿。
很多人不吃白菜帮。我小叔就是,他大我不过十来岁,小时候,老是假装很疼我似的说:“这个白菜帮子我舍不得吃,给你。”我便很高兴地接过来。现在呢,他挑食挑得像生活被砍掉了半边儿,我却是什么都爱。
冬日回家,我爸只把白菜叶做给我吃。白菜帮囤在冰箱里,等我走后他慢慢消磨。于是我就做麻辣白菜帮,他尝了尝说,咦,这棵白菜的帮子长得好吃!真是,明明是人家厨艺好,竟说它长得好!后来,听旁院婶子说,我爸逢人就夸他闺女能把白菜帮子做得非常好吃。这话说得我几乎要哭,多年来我远离故乡,很少给老爸做菜吃,做过一次,竟是白菜帮子,怎么想心里都很酸!
作者  桑飞月 编辑 邹小娟 来源 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