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下午茶丨我偷拍了两个法国流浪汉,结果发现……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1-29 16:18:13
◇袁晓玲
图片
 
有人说:法国人把傲慢刻进骨子里,把浪漫写在脸上,把咖啡溶进血液里。在法国旅行,点菜的时候因为不会法语只说英语,我领教了法国人的“傲慢”。“浪漫”一言难尽,那是另一个主题。至于“咖啡”,我不得不说,即使有之前法国影视剧中的场景做为常识垫底,每一个人还是被不小地惊诧了一下。
 
在巴黎塞纳河左岸,一杯咖啡,一只座椅,以及免费的阳光,对巴黎人来说,就可以是一个下午。导游讲:巴黎市区不大,却大大小小共有一万两千家咖啡馆。这个讲究干净整洁的城市,只对咖啡馆门外的“违章建筑”眼开眼闭。几乎每家咖啡馆,都将桌椅摆上了人行道。因为,喝咖啡,阳光是最不可缺的一味。
 
里昂的老城区更是劲爆,整条街,除了三三两两的行人,剩下人的几乎都懒洋洋地陷入街头咖啡座椅。很难想象,如果撤去这些咖啡馆,法国还算不算法国?
喝咖啡的,有头发花白的老闺蜜,有颤颤巍巍的老夫妻,有拖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还是英挺的法国男孩,对面坐着他的狗。那只狗又文静又慵懒,跟喝咖啡的气氛很搭。当然更多的是年轻姑娘,气质不急不躁,脸像花朵,闲闲淡淡地开着。
 
有两个刚喝完咖啡要离开的中年男人引起来我的注意。头发略微油腻,家当全背在身上:睡袋,棉被,旅游鞋,一只大大的旅行包,一根打狗棒或者拐杖。着一件看不出颜色的T恤,一条花色长裙,在脚踝处裙裾略收。焦黄胡子,红黑脸膛,脏。我一开始以为他们是流浪者后来改叫他们“行走的人”。因为我的肉眼不如相机犀利,偷拍了照片,用手指划拉开放大,那两个男人的眼神又明亮又睿智,简直就是欧洲的庄子。
总之,喝咖啡的人群包罗万象——估计是人人都喝。
 
此时,我突然体会到“数”这个字的精妙。在这里,“多数人”都在喝咖啡聊天,安之若素。而气氛,也由这多数人生出来,让闯入的“少数人”,仿佛被微微催了眠,也岁月悠长起来。虽然我清楚,一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立即就变得急咻咻,忙不迭,下意识里觉得,再不努力,好东西都被别人抢走了。
但不管怎么说,多看看异域人的生活方式,对“我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总会造成一种或大或小的冲击。久了,也许能慢慢修改人的精神结构。
 
法国人喜欢聊天,表达自我,碰撞观点。他们的咖啡文化其实是曾经的上流社会贵族沙龙的传承,而沙龙又一直引领着大众时尚和生活文化。法国作家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里,有对沙龙的详尽描述。
 
法国人从贵族到平民都喜欢风雅,或者说附庸风雅。大文学家伏尔泰,虽然他的观点不被皇家接受,对贵族不利,但王后就曾经缠着路易十六要求在宫中接待他,而他自然也是伯爵公爵以及他们夫人沙龙上的宠儿。
 
如此看来,慢下来,聊一聊,放松,给那个叫做“智慧”的东西留出进来的间隙。它比“聪明”高级。
离开法国前,我也模仿当地人,在街头晒着太阳喝了一杯咖啡。如果一定要附庸,那就附庸下风雅吧。总好过附庸别的什么。编辑:申沁宇(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