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阅读这件事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05 16:01:27

文/李晓

  在我身边,一人持有一手机,仿佛可以行遍天下,谁还捧着一本书阅读呢,除非是呆子。我的朋友钱二,一年里从不读书,但过得比我滋润多了。钱二看到我手不释卷的样子,常嬉笑着问,啥时候上京赶考啊。

  我想稍微改变一下钱二,也降一降他的高血压,让他捧起一本书来读读。有次,我给钱二推荐了一本关于饮食江湖的书。但钱二看了不到两页,就打鼾了。等钱二从鼾声中醒来,他大叫说,哎呀,我在梦里啃猪蹄子了,走啊,吃红烧肥肠去。当我在馆子里看到钱二吃得满嘴流油,我才明白,动员钱二读书,好比是动员我去研究卫星发射,难。

  文人说,诗歌好比蘑菇,是在阴郁潮湿的环境里生长的。一个人的生活也一样,物质生活是阳性,精神生活是阴性。一个人的私人阅读,也就是阴性的了。阅读也是独旅,在一个人的旅途中,你发现了什么,感受了什么,得到了什么,那是你自己的事。

  说一说那些市井里的阅读吧。我带着一本从旧书市场上意外淘来的书,跑到一棵树下去阅读。风把叶子吹得哗啦啦响,读倦了,就靠在树上打一个盹。在一棵银杏树下,我曾经从下午睡到了黄昏。我合上书,对一棵树开始打量,发觉树身上那些茎脉,也如人身上那些毛细血管一样,吸收着根底的水分;你靠在那样一棵树上,同一棵树的吐纳,也如在阅读里的灌溉、交融、约会。我还带着一本发黄的书,去老城一条青苔绵延的老巷子里闲读,那是一本关于植物姓名、习性的老书。读了那本书后,我从前浮躁的脾气变得安静了一些。我还发现,那些植物的名字,比人的名字,富有诗意多了。

  有一年烟花三月,我坐火车去扬州。我在扬州古城里,读完了一本书,就是《本草纲目》。读完了这本药书,我调整了自己的生活节奏,慢下来,再慢下来……因为一个人最好的生活,就是植物生长的状态。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