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好听丨少时读红楼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05 23:16:45

少时读红楼 明净

用好听的声音读好听的文字给你听——B座西窗推出“好听”栏目。首批推出的是由金陵图书馆“朗读者”志愿团队录制的《那书与我》部分征文音频。本栏目将持续更新,邀请专业主播、志愿者以及本报读者献声朗读,将此次征文大赛的作品以及扬子晚报副刊的原创文章变成“有声版”。让我们一起欣赏有声的文字。

 

NO.33 少时读红楼

作者:米丽宏

朗诵者:明净

(金陵图书馆朗读志愿者,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播)

 

7岁那年,有天,我去供销社打醋。两个售货员正在说闲话,一个说:“你看看,《红楼梦》这套小人书,一套12本,就没卖几本!”

  

另一个说:“红楼梦?红楼梦里有那么多故事?”

  

给我打醋的这个把嘴一努:“喏!在那,一毛二一本!”

  

我踮起脚尖儿望去,《乱判葫芦案》、《宝黛初会》……我的心忽然怦怦跳起来。我攥起醋瓶子,就往回跑。

  

那天,我冷静、从容地说:“娘,我要认字,我不看书怎么认字哩?”娘被我说服,疑疑惑惑拿给我一毛二分钱。我攥着钱就往回跑,钱被攥得潮津津的。

  

这一毛二,可是我爹起早贪黑挣的10个工分呢!我娘一天只挣8个,还不到一毛。一毛二,它能买6个鸡蛋。半斤肉。1斤盐。1尺花布!也就是说,我的《红楼梦》是从家人牙缝里抠出来的,是从小妹妹怄了半天也没怄到手的小花褂上剪下来的!

  

我把心硬一硬,还是决心从头一本买起,一本一本想办法!

  

那本《乱判葫芦案》,几乎是被我抱回家的。我的第一本书啊!我翻了又翻,翻也翻不够。晚上,它在我枕头底下,连梦都是香喷喷的!

  

但我发现,书,像鸦片,更是钩子,会勾出更浓烈的书瘾。我老是惦着供销社那余下的11本,神思恍惚;捺不住的时候,就跑去,踮着脚尖儿,过过眼瘾。

  

我再没勇气向我娘讨钱,因为我看到她正为我2块5的学费发愁。

  

一天,小姑姑来赶集,给我2毛钱,让我买文具。我听见我的心里哗啦一下,鲜花朵朵开放!我一下成富人了:买本小人书,还能买个本子,一支笔!

  

我迅疾向供销社跑去。可是,我愕然发现那货架上,空了……

  

失落感,一下子攫住了心。好几天,我都闷闷不乐。

  

我的怏怏不乐,是被表哥的喜事冲淡的。那天一早,我们跟着大人到四姑家去。一进新房,我的眼就放出了绿光!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用报纸装裱顶棚,糊住凹凸不平的梁檩和椽子,是村里最时尚的婚房装修方式。有的人家,还能找来画报!我表哥的炕围子,就是电影画报装裱的。我看到魂萦梦牵的“红楼梦”字样,还看到许多俊美的人物像,大观园的公子小姐都有!

  

我当即脱鞋上炕,先爬着看完了炕围子;又踮脚伸脖,一够一够地读顶棚上的内容。

  

我后来猜想,新表嫂被簇拥着走进洞房时,她的满脸喜气定然换做了惊诧,说不定还倒吸一口凉气张大了嘴巴:她花团锦簇的婚床上,咋呆愣愣立一个痴妮子,正转着圈儿地盯着她的房顶!

  

周围笑语喧哗,痴妮子浑然不觉……

  

我考进师范学校后,从图书馆借的第一套书,就是《红楼梦》。接过那书的感觉,像前不久接到录取通知书,几欲喜极而泣。那种幸福感,像一场甘霖,从天而降,汩汩潺潺,源远流长。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