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三城记丨孙香我:澡堂语录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07 14:24:32
图片

  孙香我

  扬州人,自由写作者,著有随笔集《我是铁石时代的一副温柔心肠》,自言其文:“一点点情理,一点点趣味,一点点脾气,小文如此而已。”

 

  文 孙香我

  我们扬州人爱泡澡堂是出了名的,“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正是扬州人最真切的市井生活。泡了几十年澡堂,我也算得一个老澡客了。老早我一直在梅岭浴室洗,都是陪老父亲一起去,多少年在那里洗惯了,池子大,气又好。父亲不在后,我就再也没有到那里去洗过,不敢去,怕难过。如今我在龙腾浴室洗,浴室虽小,却很实惠,我办的月票,一百八十块洗三十次,一次只划六块钱,天天泡一把澡也泡得起。

  近来我在网上淘的一本式亭三马的《浮世澡堂》,周作人所译。《浮世澡堂》是日本江户时代的作品,以幽默滑稽著称,记的是各色人物在澡堂里的闲言碎语高谈阔论,写得很是热闹好看。前些年我写过一篇说澡堂的小文章,题为《晚上水包皮》,里面就记过几段澡客的闲谈,有朋友看了觉得有意思,连声笑说:“现实主义!现实主义!”这回看罢《浮世澡堂》里的七嘴八舌,又勾起我再来写一篇的兴致。澡堂里什么话都有的,百无禁忌,大家都赤条条的,还禁忌个什么,就图个嘴上痛快,好玩得很呢。各位要有兴致,不妨跟我一起进去听听如何?

  池子里的水有点烫,澡客们都下不去。负责放水的擦背师傅进来问:“水还行啊?”有人说:“看不到啊?全坐在上头呢。”擦背师傅就下到池子里,一边搅着水一边对澡客说:“不烫,不烫。”一位说:“你当然说不烫,你连开水都不怕烫。”澡客们都笑起来,大家都知道擦背师傅姓朱。

  一个看上去像老板的人,正躺在座位上请修脚师傅弄脚,他指着自己的茶杯说:“我都喝红茶,金骏眉。”修脚师傅问:“很贵吧?”“还好,一斤一万多。”“乖乖!”“我一年单喝茶就十几万。”等他洗好了才出去,旁边马上就有人开口了,估计已经忍了好半天了:“牛逼筒子!他一年喝茶喝十几万还跑到这块来洗几块钱的澡?”有个胖子在座位上不停擦着汗,一边发牢骚:“漕河风光带原来多漂亮,市人大开会定下来的,永久性绿地。没有两年,说要扩宽漕河路,就朝风光带扩。你们晓得什么叫永久性绿地?就是他们暂时不想动的地方,等他们想动了,什么永久不永久,一千多年的漕河他们都敢填。跟他们讲理啊?他们要讲理倒好了!”

  跑堂的拿一个刚从池子里上来的老头子开玩笑:“老太爷,我把你搀到楼上去好不好?我们这里的小姐服务好呢。”老头子要有八十岁了吧,也喜欢说笑:“你真要把我搀到楼上去啊?”“我搀你。”“你现在把我搀上去,下来时怕就要把我抬下来了!”两位六七十岁的好汉洗澡不敢忘忧国,一个忧心忡忡:“美国那个总统特什么普的,一上台就跟我们中国翻脸了,说要派好几个航母到南海来,怕是真要跟中国打呢。你看究竟打得起来打不起来?”一个运筹帷幄:“打起来也不怕他!你晓得美国佬最怕中国人什么?最怕中国人玩命。美国佬怕死,中国人不怕死,中国人一跟他玩命,他就怂得了。你让他来!”

  澡堂里就是这么热闹,老扬州人天天来那里就单为泡个澡,有得说有得笑,这里头多快活呢。我喜欢《浮世澡堂》这个书名,真是有味,澡堂前面加个浮世,澡堂就越发叫人舍不得了,而我这篇小文章记的也正是浮世的热闹。

  《浮世澡堂》前编写的男澡堂,二编是写女澡堂,里面又是另一番婆婆妈妈家长里短的热闹。《浮世澡堂》是小说,我今天写的是记实小文章,我没有去过女澡堂,里面的情景全然不知,也不好意思想像,我就只能写写男澡堂了,女澡堂那边,就恕我非礼勿写也。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