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三城记丨孙曼:男人爱花道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07 14:26:46

 

图片

  孙曼

  南京人,毕业于日本名古屋大学,多年从事国际交流工作。有《匠人如神》等多本译著,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文 孙曼

  工作中我们曾经举办过多次中日插花交流会,所以认识了好几位日本的花道老师,吉田老师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虽然当时已经60多岁了,可当他身穿黑色和服,神情自若地指挥几百弟子进行花道表演时,那种大将风度极具魅力,令人深深折服。

  日本共有3000多家花道学校,爱好者超过千万人。日本花道最早来源于中国唐朝的佛堂供花,遣唐使将其传播到日本后,先后产生了各种流派。不同的流派虽各有千秋,但其基本点是相通的,那就是天、地、人三位一体的和谐统一。这种思想,贯穿于花道的仁义、礼仪、言行以及插花技艺的基本造型、色彩、意境和神韵之中。所以,吉田老师经常说,若想学好花道,必须先好好研习中国古典文化。他自己以身作则,总是随身携带日文版的《老子》或《庄子》,有空时就拿出来读一读。

  吉田老师出生于东京一个花道世家,父亲是有名的“池坊流”花道教主,桃李满天下。但吉田老师年轻时觉得“大男人干嘛要每天围着花花草草转”,大学毕业后一度也曾进入500强公司工作。后来他在父亲的书架上读到了明朝袁宏道所著的《瓶史》,其系统的插花理论、钟爱花木之精神以及独特的赏花方式,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与震撼。正好那时他也厌倦了大公司里的勾心斗角,于是决定还是继承父亲的衣钵。他笑着对我们说,为什么在日本很多花道大师都是男士?因为从江户时代起,围绕在天皇身边的插花匠都是男的!

  虽然“池坊流”花道在日本历史最悠久,插出来的花造型典雅、华贵脱俗,但吉田并不同意他父亲“凡插花者必先论花之品格”这一理论,他推崇自然之美,认为,“我们在欣赏梅兰竹菊之外,也不应忽视那些清雅淡丽的无名草花,因为它们具有天然的真色真香。”有一年夏天,我们去他家做客时,发现他夫人把院子里盛开的紫薇剪了一大束,很随意地插在一个大水晶瓶里,放在玄关用来待客,很美。吉田老师对夫人的这一做法赞赏有加,他高兴地说:“花儿没有贵贱,这一刻,你在赏花,亦在见己。” 还有一次我们在学习插花时,看到百合盛开,鸢尾也娇艳,情不自禁地多用了几种花材,吉田老师忍不住摇头说:不好看。日本美学崇尚简素之美和“侘寂”思想,少即是多,千万不可堆砌。想当年,千利休得知丰臣秀吉要来看牵牛花,就把花园里所有的牵牛花都摘掉,只留了一朵,装饰在神龛里给他欣赏……

  那时还没有智能手机和识花软件,无论走到哪里,见到不认识的小花小草,吉田老师马上就拿出素描本,把它们惟妙惟肖地画下来,回去再查阅《植物图鉴》。若是紧贴着地面生长的植物,他就趴在地上画,完全不顾衣服是否会弄脏。他是真正的爱花人,一大心愿是“识得天下花”。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之后,花艺师川濑敏郎出版了《一日一花》一书,他用古老、质朴的器皿当做花器,用被鸟啄虫蛀、濒临枯萎的花草做造型,通过一日一花来鼓励受灾地的人们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吉田老师看了之后深受感染,他说:“虽然鲜艳美丽的花朵人人爱,但路边一株不起眼的草花,更能让人体会生命的无常、顽强以及执着。”他也将他一年教授花道的收入全部捐给了地震灾区。

  原先我们以为像吉田老师这样的花道大师,生活上一定非常奢华讲究,后来才发现他除了爱买书买花材之外,其他方面都很朴素,简直可以说无欲无求。来不及吃饭的时候,就在车站那种立食小铺里匆匆吃碗荞麦面,新干线里没有座位的时候,只要不耽误他去给更多的人传授花道,哪怕是站票也无妨。只要能与花相伴,他的脸上就会布满幸福的笑容。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