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枪王”曾泉:野花园的那一枪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18 15:56:14

  文/许丽晴

  提起野花园那一枪,锡城人都记忆犹新。

  2010年,野花园的那一枪,对于曾泉来说,真是十年磨一枪啊!

  20岁那年,怀揣警察梦的青年电工曾泉如愿以偿地穿上警服,干上了特警。

  入警之后,很快进入正规训练。无论三九还是三伏,每天要完成5公里越野跑、3000次跳绳、150个单双杠、300个俯卧撑,还要完成射击、攀登、战术等专业科目训练,既单调又艰苦。就要进行狙击手训练了,曾泉暗暗地兴奋。

  可那一天,92式手枪和子弹反射着幽幽的冷光摆在他的面前,不知为什么,他狂跳的心倏地空了。几次下来,他的射击成绩果然不十分理想。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自我加压,开始了魔鬼训练。先是增加训练时间,别人练一小时,他就练四个小时,甚至赖在射击场上一天。回到宿舍后,三口两口扒完饭,鬼使神差地又抓起仿真枪,挂上水壶,加上铅块,练腕力和臂力。大夏天顶着烈日趴在外面,下雨下雪天浑身打湿也一声不吭。为了锻炼抗饿力和稳定性,他在靶场一趴就是一整天,一动不动,连续十小时不吃不喝。夏天,因为每天加练单双杠,手掌上血肉模糊,他只得戴上厚厚的手套,以此躲开大伙儿诧异的目光。

  他的枪法越来越棒。

  曾泉黑了,也更瘦了,原本身板挺拔的他,表情冷峻,身着特警作训服更是酷得无与伦比。

  执行任务时,攻击小组更多地承担处置和狙击任务。总指挥、组长、主攻手、爆破手、掩护手、狙击手等五六个人一组,既有分工,又要协调配合默契。对手往往是狡猾的,现场情况也是瞬息万变的。天气、温度、光线、场地、掩护物等等,都在考验曾泉的处置能力。

  2010年1月29日下午4点多钟,野花园居民区发生劫持人质案,祖孙俩被歹徒挟持到居民楼203室。现场指挥部制定了两套处置方案,第一套是由曾泉扮作婴儿爸爸,以给孩子送奶粉为由进屋伺机制服歹徒。然而,歹徒根本不让任何人靠近,只能放弃。第二套是将特警分两组,一组执行狙击任务,远距离击毙歹徒,另一组正面强攻,这边枪一响,那边冲进去救出人质。曾泉担任狙击手。

  喊话,谈判。3小时过去了,天黑沉得像锅底,203室的灯光越发刺眼。一切努力归于无效,歹徒疯了似地,情绪越来越狂躁,时而用尖刀抵着5个月大婴儿的背部,时而抵住老太脖子。8点左右,歹徒扯着苏北口音声嘶力竭地叫嚷,祖孙俩的生命危在旦夕!等待命令的曾泉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对面。从他守候的小楼窗户到现场客厅之间斜线距离十五、六米,85狙击步枪子弹威力大穿透力强,如果使用的话,子弹有可能穿过歹徒再次反弹,误伤人质。不行,绝对不行。他改用了79式微冲。瞄准,调试。再瞄准,再调试。

  “伺机击毙!”20点53分,现场指挥部终于下达命令。从瞄准镜里看过去,歹徒的头一直与人质的头部重叠在一起。不行,万万不行。分开啊……分开吧……他心里默念,祈求着。10分钟过去了,漫长得像一个世纪。终于,老太换了一下姿势,歹徒的头下意识往旁边一偏。好!曾泉抓住这个瞬间,果断扣动了扳机。

  那一枪,是他当狙击手10年开出的实战第一枪。

  当了21年特警,我纯粹就是热爱这份工作。他面色沉静地对我说。

  我问,你的妻子不担心吗?他憨憨地笑了,我回去从不多说什么。

  狙击手都是用子弹“喂”出来的。从警21年来,曾泉“吃”了6万多发子弹。对于狙击枪,每开一枪,都要记录在案。这些年的日常训练中,他用坏了两支85式狙击枪、两支79式微型冲锋枪、五支64式手枪、一支92式手枪,抓捕重特大案件犯罪嫌疑人50多次,成就了他“锡城第一狙”的威名。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