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董庄的葬礼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20 18:32:01

文/董改正

  天气大热,凌晨四点起来割稻时,明月在天,虫鸣如沸。水塘边的几只鹭鸶,扑剌剌惊起,向着月亮飞去。父亲说,老成安今天该上山了,他比我还小三岁呢。没插秧的二伯伯家的水田,波光粼粼的。我们都没有接他的话。山色青黛,轮廓洇开,月亮就在边缘上,靠着一棵松。

  八点多太阳热得不行了,我们丢下割了一半的稻子回家,傍晚五点再来。盛夏阳光鼎盛,晚上八点能见度还很高,月亮和太阳的交班时间有很长的重叠,月亮早来了,太阳却没有就走,两人硬是聊了两三个小时。

  我们蹲在檐前喝稀饭,稀饭是凉的,配着咸豇豆非常解乏。邻居家也在喝。两家都蹲着,说着话。这时唢呐响了,蓦地响起来,像一朵焰火。隔壁小爹爹说,成安马上要来了,你家火纸和爆竹买了吗?母亲说,昨天就买好了,怕来不及,听到他死了,我马上就买了。母亲进屋拿火纸爆竹和打火机。小爹爹喝着稀饭,呼哧呼哧的,笑:那么急干啥?双抢死人少,哪个不晓得后人忙呢,忍着也要捱到立秋后。要是我呀,就跟阎王小鬼干一架,没看到现在忙吗?成安是老糊涂了!父亲居然表示同意。

  说话这会子,母亲已经把火纸爆竹十六响在路边摆好了,顺手端起搁在地上的碗,准备接着吃。一只芦花鸡却毫不客气地啄了一下,一碗粥就脏了。母亲就把它扒拉在地上,更多的鸡撑开翅膀纷纷就食。我接过她的碗,洗一下替她盛了一碗,她蹲下来吃饭的当儿,送葬的队伍已到我三叔家门口了。

  我们这儿有个风俗,人死后“上山”前,要抬着他的灵柩绕村行走,家家门前都要走到,还不能走回头路。我老太生前说过,一个人一辈子哪能不做错事呢?哪有不受人恩典的呢?哪会没有惦记的人呢?人死头几天,魂还在,还能看得到,赶着上山这会子,对不住的、感恩的、惦记的,都让后人替他给乡邻磕个头,结束人世的恩怨念想,进入下一个轮回。

  母亲点燃了火纸、爆竹和十六响,烟销火灭之后,送葬的队伍已经到了,男人披麻女人戴孝白花花一片,哭声一片。母亲站在火纸残迹前,准备受礼。孝子过来了,行叩礼,母亲弯腰搀起。死者女儿、儿媳过来,行屈膝礼,母亲同样还礼,然后立起身子,目送他们一路鞭炮而去。

  我们都没有说话。良久小爹爹家的五岁小孙子从太阳下走到檐前,说:爷爷,你死后也会这样吗?小爹爹摸着他汗水淋漓的头发,说:一样的。孩子踢着玉米秆子,说:那你晚上还回家吗?大家都笑了。“回来。”小爹爹龇着豁牙。“那你干吗要死呢?还不如就在家躺着看电视。”他被一只猫吸引了,跑开了。

  父亲吃完了,站起来说:老大,我上山前,路你要跟你二叔五叔他们商量,他们在这里住了七八十年,比你熟悉。我有点伤感。母亲说,这话不错,一家都不能落下。你看,你披麻走在前面,你堂弟他们抬棺材,从我们家大门出去后笔直向前,过你三叔家,到水塘边左拐……父亲打断了,说:你让你三叔四叔五叔和强富叔抬棺材,出门后笔直向前,走到水塘边右拐……他们就争起来,他们争了一辈子了。最后父亲说:我都死了,你还跟我争!母亲愣住了,她接过父亲的碗,进厨房了。

  烈日下,爆竹声不时响起,这个小村这样看来,居然还挺大。蝉鸣嘹亮,高天无尘。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