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徐三败,拆屋烧灰卖”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21 17:33:35

文/憨憨

  古镇虞城有“东乡十八镇,西乡十八镇”之说,徐市在东乡十八镇中文化底蕴颇深。老街漫步,旧房老店,颇能想象出当年的繁华与气派。

  徐市之徐,出于明代尚书徐栻,他是嘉靖二十六年进士。任职期间,他勤于政事,治绩显著,并能“崇尚节俭,以身先之”。第二代子辈,靠父荫,也能担任个一官半职。到第三代孙辈,出了好些秀才,百花齐放,其中不乏不靠谱人物。嫡孙秀才徐复祚是明代后期著名戏剧家,他为后人留下了多部戏剧作品和戏剧创作理论。徐启新拥有万贯家产,但啬刻成性,使妻儿老小过着衣不蔽体,啼饥号寒的生活。徐复祚为他量身定做了一部戏剧《一分钱》。

  徐复祚另一秀才堂兄叫徐汝让。他是太学生,大概到过京城,见过大世面,是位大玩家,事事玩得不同凡响。春和景明,他玩尚湖,傍晚叫来画舫,搭起彩楼,笙歌一片,引来看热闹的人无数。黑灯瞎火,看啥呀?他自有办法,叫船去碗行装来碗盏,纸马店买来蜡烛,点上蜡烛,烛放碗里,碗飘湖中,这叫“尚湖里汆碗”。微风鼓浪,烛碗随波起伏,灿若繁星。画舫上歌喉齐发,湖面上星光闪烁,几疑九天宫阙,瑶池盛会。玩罢水,再游山。一队山轿,晃晃悠悠,迤逦上山。时值初夏,人说桃源涧,何来桃花流水?“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这水是白的,哪来“飞红”?徐汝让说,这有何难?在仆人耳边嘀咕几声,过了半个时辰,那涧水果然一道“飞红”俯冲而下。原来,几个仆人,到宝岩挑了几担杨梅,在水源踩踏,杨梅水染红了桃源涧。这些小事,近乎孩子恶作剧。

  这年冬天,天寒地冻,徐汝让猫在屋内烤火踱步,实在无聊。一个火星溅在杂物上,燃起一股火苗,小烤火成了大烤火,徐秀才感到有刺激。火势越来越大,火舌舔梁,火龙窜窗,他在屋里耽不住,逃到室外。大家来救火,被他喝住,有好景致不会欣赏,救什么火?大火烧了一天一夜,徐秀才一天一夜处于亢奋之中,好端端一个市镇,烧去大半。火灭了,面对一片灰烬,他才有所醒悟。人家问他,这算哪门子事。徐公子讳饰说:“为了烧灰卖”。之后,一句指责败家子的俗语流传开了,“徐三败,拆屋烧灰卖”。

  徐复祚胞兄秀才徐昌祚,以祖荫任刑部郎中,是徐氏第三代中唯一的官员。退职回家,以沉嫂夺产案,被捕入狱,自杀狱中。先贤有言: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世家望族,其子孙比一般家庭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同时也有更为复杂的人生诱惑。徐氏第三代虽然文脉未断,而乱象环生。时任虞城县令,以“乡镇名用一家之姓,有失公允”,剥夺了徐市名,更用旧名李墓的谐音“里睦”。的确,徐市的其他姓氏也出优秀人才。如清初画圣王石谷,《柳南随笔》作者王应奎,清初状元归允肃等,都出生在这里。但里睦的镇名用了不久,还是恢复了徐市名。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