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扬州慢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25 09:01:25

  我可以说一句大话,全中国没有哪一个城市能像扬州被那么多诗词宠爱过。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过一部《扬州历代诗词》,厚厚四大册,收录歌咏扬州的诗词近两万首。扬州与诗词,彼此浸润,彼此滋养。少了诗词的眷顾,扬州哪有如今这般声名和韵味;少了扬州的灵感,历代不知要损失多少好诗好词。

  有几首咏扬州的诗词是我特别偏爱的。杜牧有一首《遣怀》:“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杜牧曾在淮南节度使府中为幕,在扬州生活多年。杜牧有抱负有才华,却宦海浮沉,一生不得志,在扬州为幕,不免纵恣冶游,聊以自遣。离开扬州多年后,杜牧作了这一首《遣怀》。就是去年吧,我在一家报上看到一位作家评诗的文字,评的就是杜牧的这一首:“爱情与家庭之外的醇酒美人,既消耗生命与意志,也消耗雅洁的名声,是人生最大的负数。”道学嘴脸,教训口吻,我看了很是厌恶。即使有说这是杜牧的反省悔悟之作,我都嫌说得隔。刘永济《唐人绝句精华》评此诗:“才人不得见重于时之意,发为此诗,读来但见其傲兀不平之态。”这才道着杜牧。我之偏爱这一首《遣怀》,爱的正是这一个“傲兀不平之态”。

  《扬州慢·淮左名都》是姜夔的代表作:“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词写的是被金兵侵掠后南宋扬州的沧桑,姜夔说他作词时“予怀怆然”。如今我们扬州人读这首词,怕也还是如此心情。词牌《扬州慢》就是姜夔在写这首词时所创。我喜欢这首词,其实更多是喜欢这一个词牌名。现代社会,什么都追求快速发展,而在这快速中,现代人也就丢失或错过了许多需要慢下来享受和品赏的美好。如今的人忽然有所醒悟了,开始追求慢生活了。扬州和慢,当年姜夔一拍即合,流传到今,尤可品味。扬州的文化,扬州的韵味,扬州人“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的市俗生活,其迷人处怕都有一个“慢”字在。只是,整个人类社会的匆匆脚步,如今还能慢得下来吗?人类不顾一切急急往前赶,前面又到底是福是祸?我今作杞人忧。

  有一首扬州诗人咏扬州景的诗,可称千古之作,这就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此诗共三十六句,不能全抄:“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有感情,有哲理,有境界,真是不得了。此诗究竟有多好,我哪有资格说,扬州人也不便夸扬州的诗人。王闿运称此诗“孤篇横绝,竟为大家”,闻一多赞其“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刘继才《唐宋诗词论稿》透露,日本人最欣赏的中国唐诗有两首,白居易的《长恨歌》和这首《春江花月夜》。洋洋如海的《全唐诗》里,张若虚的诗只有两首。而《春江花月夜》,向有“孤篇压全唐”的美誉,凭此一首,张若虚便可不朽。我一直对人说,诗文这东西,不以多少论,只以高下论。如今提倡朗读诗文,我就想,扬州大中小学的学生,乃至市民,人人都应当来细细品赏《春江花月夜》,最好都能背诵。如此第一等好诗,亦是我们扬州第一流好风景呢。作者且庵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