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三城记丨最后的造船人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2-26 17:42:10

 

图片

  李嘉曾

  东南大学教授,现任教澳门城市大学。教学科研之余癖好写作而笔耕不辍,已有散文集《且行且悟》和报告文学《澳门故事》出版。

 

  文 李嘉曾    

  一个晴朗的下午,我和研究生去路环岛考察荔枝碗船厂遗址。

  澳门从北往向南由澳门半岛、氹仔岛和路环岛组成。因地理环境与历史经历决定,路环岛的开发程度远远落后,但更接近原生态的风貌却别具一格。路环“市中心”偏于岛的西南,与珠海横琴岛隔着十字门水道遥遥相对。从澳门半岛可乘公交车直达,一下车便身处枝叶茂密的菩提树、古朴陈旧的低矮中式民居,以及色彩清新的葡式小洋楼和小教堂的环抱中,闹市的喧嚣便被屏蔽在身后了。

  流传至今的地名似乎时时在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过去。屠场前地:当年专用于屠宰牲畜吧?船人街:该是渔民和船夫的必经之地吧?当你望见古色古香的路环码头拱门,途经挂满海鲜干货的鱼栏,被各式咸鱼、虾干等吸引住眼球的时候,一个返璞归真的澳门形象便在脑海中慢慢复原。

  路环岛最高峰叠石塘山的余脉一直延伸到海边,沿着荔枝湾马路上行,刚登上坡顶,便见一系列高大的框架结构厂房在左侧凸现。厂房约十多米高,一色的人字形尖顶,下面有梁柱支撑,托起一个个宽敞的车间。车间里杂草丛生,还留存着装起重机的钢架和天车轨道,地面则杂乱地堆放着木材废料和小工具。车间两端都是开放的,一头伸向水中,连着简易的船坞。如今船去坞空,但粗犷的骨架、开阔的空间、散乱的器材,不难使人想见当年的红火与兴旺。

  谈先生应约在厂房前等候。他是胜利船厂厂主的第三代传人。造船业是澳门四大传统产业之一,当年与炮竹、火柴、神香制造业一道,成为举足轻重的经济支柱。其中造船业的年代最为靠后,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盛极一时。谈先生的爷爷早年在澳门半岛红街市附近开船厂,厂房就设在内港水边。后因城市建设发展很快,内港不再适宜造船,谈先生父亲便将船厂迁来路环荔枝碗,一直延续至今。

  荔枝碗村依山傍水,地处十字门水道中段。水面宽阔,港湾避风,正是修造船只的好地方。当年这里聚集了17家船厂(全澳门共有近40家),还有相关的修船厂(业内称船排厂)、木材厂、机械厂,组成一个响当当的工业基地。造一艘渔船一般要两个月,抓紧一点一个多月也能完工。那年代,全澳门一年造船200来艘,产值可达10亿元。

  回忆当年造船业的兴旺情景,对比眼下凋零破落的惨象,谈先生不禁黯然。他告诉我们,2006年义合船厂根据订单制造的一艘渔船,是澳门造船业的收官之作。本世纪以来,澳门的渔民退出了历史舞台,造船业也随之式微。偌大一个行业,说衰败就衰败了。闲置的厂房还有什么用?如今工务局说这是将倒塌的危房,必须马上拆除;文化局则认为是工业遗存,应当妥善保护。究竟谁说了算?

  作为造船业的末代传人,谈先生对造船情有独钟。这位37岁的年轻人,读的是吉林大学考古学系,毕业后到葡萄牙进修一年,接着在香港中文大学从事考古工作。干了两年后,意识到澳门造船业的遗存危在旦夕,遂毅然返回故乡,专门从事遗产保护。他不遗余力地收集资料,组织活动,到学校演讲,还自费筹建了一个微型博物馆式的展览室。我们随他走进展室,眼前不禁一亮:船模、沙盘、图片、工器具实物,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展品详尽介绍了澳门造船业的历史、特色和价值,也让人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样一个澳门!

  临别时谈先生告诉我,工务局即将派人来拆除厂房,他正征集民意要向政府请愿,目前已经收集到了500多个签名。尽管后果难料吉凶未卜,但我不由自主地对这位脸庞瘦削神情淡定的最后一代造船人肃然起敬:你在为澳门记录历史,澳门历史也必将留下你的印记。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