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喝茶好时光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1-03 15:19:03

文/燕华君

  想起与父亲在一起的好时光。父亲最喜喝茶,茶叶不考究,只是味道要浓,越浓越好,浓得发苦。我小时候人来疯一样跑来跑去,口渴了,捧起父亲乌黑的大茶缸子就喝:呀,真苦!但是也真解渴。

  与父亲在一起的时光,要么疯跑,要么喝干他大茶缸子的水,而所有这些情景的背景一律是在苏州园林,拙政园,网师园,沧浪亭,怡园的某一处,茶室里,假山上,六角亭子里,甚至是停在河边的一只古代旱船上,现在想起来,真是风雅。

  父亲喜欢在园林里喝茶,这是苏州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使然。父亲一边坐在园林的石凳上,捧着大茶缸子,一边无限向往地说:画舫喝酒,园林吃茶,是多么惬意的事!

  园林吃茶是清淡,画舫喝酒则是浓烈。

  春天有春天的香,秋天有秋天的香,嗅着香气,人有些慵懒,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喝茶去。藕园,曲园,虎丘后山,或者同里小镇,总之很苏州的一些地方。亭台,楼阁,假山,碑文,石桥,廊坊,树木,花草。蛎壳花窗,青砖铺地,我们喝茶。一些古迹在远处近处闪烁其词,一旦开口说话,秋风一吹就是历史。剑池,廉石,月到风来亭,枫桥,三元坊,专诸巷。历史沉淀太多,苏州人在语言节奏上就显得有些迟缓,行动上也快不到哪里去。时间,走到苏州这里突然放慢了脚步。

  慢慢地说话,慢慢地坐着,慢慢地喝茶。

  在园林里适宜喝什么茶呢?

  绿茶,红茶,甚至花茶都可以。喝绿茶的大多是一些上了年纪的男人,有些人一辈子只喝绿茶,比如我父亲。他鄙视除绿茶之外的一切茶叶,而有些上年纪的老妇人就喜欢喝红茶。园林里常常也能看见她们的身影,她们说,红茶暖胃,而且还能就着红茶吃一些小零食,香草橄榄,冰糖杨梅,薰青豆,奶油西瓜子,五香桃片之类。

  喝花茶的也不甘示弱,她们的风格更加怪异:喝着花茶就的是炒菜!菜的功夫还不含糊,都是自家炒的苏帮菜:烂糊肉丝,油焖茭白,响油蟮糊,毛豆子炒萝卜干等等。

  喝绿茶,喝红茶,喝花茶,都是一副神情自若,慢慢悠悠的样子。奇妙的苏州园林像是喝茶人的屏风,常换常新,四时变换着交替着,时空也是变换着交替着,惊奇不断,新意无限:今天“同我与坐”轩的河面上突兀地开出几朵粉色缸莲;明天“沧浪之水清兮”的千年古枫叶子又会转黄;后天呢,后天有些什么?你就捧着茶杯细细地看吧!

  我不想停留在热闹的尘世,只想重回与父亲在一起的好时光:在园林某一处,一身汗水,飞快地跑回父亲身边,喝那一茶缸子既苦又黑的茶水!只是,老父已经去世多年。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