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苏东坡的苏州朋友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1-08 17:12:48

文/周龙兴

  近来重读苏东坡,读苏东坡的诗词,读名家写的苏东坡文章。读苏东坡,黄州是怎么也绕不开的。黄州是苏轼遭遇人生最重大仕途挫折后的第一个落脚点,也是苏轼创作历程中的一座高峰,留下光耀千秋的诗篇《念奴娇·赤壁怀古》和前后《赤壁赋》。余秋雨先生称东坡的黄州历练为一次突围,东坡突围后收获一份成熟。“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

  贬居黄州的东坡,官职是“检校尚书水部员外郎、充黄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前者是一些荣誉称号、虚职,重点是后者“本州安置”,规定必须住在这个地方,一言一行接受当地太守的监管。

  黄州太守的本职工作之一是监督东坡,我却看到好多温情且亲切的太守形象。他们并没有排挤他、诬陷他、躲避他,而是尽量地接纳他,凡是有宴会都邀请他,待之如朋友。东坡在黄州四年,经历两任太守,闾丘孝终和徐君猷,他们在对待苏东坡这一世界级文人上,代表着当时士大夫阶层的良心。有点小惊喜,闾丘孝终还是苏州人,我的同乡。

  东坡在黄州期间写给闾丘的诗篇不多,《水龙吟·闾丘大夫孝终公显尝守黄州》是有代表性的一篇。“小舟横截春江,卧看翠壁红楼起。云间笑语,使君高会,佳人半醉。危柱哀弦,艳歌余响,绕云萦水。念故人老大,风流未减,独回首、烟波里。推枕惘然不见,但空江、月明千里。五湖闻道,扁舟归去,仍携西子。云梦南州,武昌东岸,昔游应记。料多情梦里,端来见我,也参差是。”

  这是一首记梦的词。上阙记述了梦回栖霞楼宴饮的情景。下阙笔锋突一转,道出了梦醒后一番心里滋味。“故人老大”已经致仕回到苏州,过起了泛舟五湖的悠然生活。当年的黄州相遇应该还记得吧,那他的梦里应该也会来见见我这个老友吧。

  在栖霞楼的宴饮上,我想闾丘应当会时不时跟好友东坡说起故乡苏州,说一些下次一定要来苏州游玩,到时再聚云云。

  这是好朋友的真诚之邀,东坡也很爽快地答应了。在东坡以后的仕途中,来苏州的次数很多,尤其任杭州通判、扬州太守期间。东坡来苏州,必看“二丘”,所谓“苏州有二丘,不到虎丘,须访闾丘,不为憾事”。我们现在常听闻的“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也”正是由此句演化而来。

  这是名胜的风景,也是属于友谊的风景。现在的虎丘风景区有一五贤堂,纪念韦应物、白居易、刘禹锡、王禹俑和苏东坡五位名贤。前四位都做过苏州父母官,政绩卓著。唯独东坡,仅来游玩过几次。我想这主要是苏州人对东坡和闾丘这一段真挚友谊的纪念,这也是一份源自苏州的温情。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