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睡我上铺的女子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1-11 16:30:04

文/陆应铸

  傍晚从盐城上车,深夜车过徐州,一个年轻女乘客进来,爬到我的上铺,放下行李,躺在床上,就开始接听手机。

  我本来睡眠就浅,在夜行列车咣当咣当的噪音中,隐约听到上铺女子用我听不懂的方言在交谈,我以为她是演艺圈的经纪人,大约在动员某明星参加什么重要演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结束通话的,或许一个小时,或许更长。

  我醒来时天色已亮,上铺静悄悄的。

  待我洗漱回来,听到上铺女子又在接听手机了。

  我在心里慨叹,做个经纪人真是不容易。

  上午10点多,女子打来开水,把水杯和洗净的水果放在窗口小桌上,很客气地请我吃水果,我道谢并婉拒,但我们的交谈就这样开始了。

  这是一个30岁上下的女子,明眸皓齿,长发飘飘,举首投足,温文尔雅。我以为她就是一个明星经纪人,她却笑着直摇头。她是徐州人,在天水生活,半个月前她赶回老家,就为了陪伴一个患上产前抑郁症的女友,她们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谈,情同姐妹,女友怀孕后,感觉做钢材生意的丈夫没有以前对自己那么好了,又特别担心这第二胎生的还是男孩,女友特别想生个女孩。于是,女友焦躁不安,夜不能寐,直至被丈夫送到医院住院待产,观察治疗。闻此讯息,她急急地从天水赶来,天天陪在女友病床前,说贴己的话,宽女友的心,一陪就是十多天。

  这些天,她自己心里又始终牵挂着远在天水的家。她和爱人十年前去天水打拼,如今开了一家大型工程机械租售公司,还开了一家酒店,有一双年幼的儿女,她想家人,想着家里那么多事情需要自己打理,想早点回天水,可女友一听说她要离开就痛哭流涕。她发现,女友真的是得了严重心病。昨晚她是瞒着女友离开医院的,夜里的电话,上午的电话,都是女友打来的,她一直在电话里耐心劝导、宽慰女友。

  若非亲耳所闻,我真难以置信,一个已经成家立业的女子,会如此纯粹而又奢侈地对待儿时的友情。

  她告诉我她姓徐,有一个很安静的名字,还把手机号码留给了我,让我有机会到天水做客。天水是兰州前面的一站,小徐下车,上铺空了下来,而小徐的叙述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她的善良,令我久久感动。

  徐州到天水,这是一段多么有情有义的旅程。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