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好听(第二季)丨永生花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1-12 17:18:02
永生花 唐伟

用好听的声音读好听的文字给你听——扬子晚报副刊10月14日推出“好听”栏目。两个月来,我们陆续推出了37篇由金陵图书馆“朗读者”志愿团队录制的《那书与我》征文音频。本栏目现推出第二季——邀请大学生以及本报读者献声朗读,将扬子晚报副刊各个板块的原创文章变成“有声版”。

 

NO.6 永生花

作者:张挺

朗诵者:唐伟

(B座西窗朗读志愿者,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广播台主播)

  再丰盛的记忆和过去,塞一塞,挤一挤,一辆小卡车也就全装下了。

 

  三年前第一次见到果汁的时候,当时的果汁皮肤白皙吹弹可破,一看就是还没有经受加州阳光的虐待;枣栗色的长发微卷到腰,显然主人花了不少时间保养再加上每次出门之前精心打理;穿着剪裁讲究的收腰连衣裙;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婷婷袅袅地依偎着阿昇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把一顿留学生聚会的火锅,吃成走红毯般的隆重。那时候的果汁,只喝鲜榨果汁、牛奶和温开水,因此我们才开玩笑叫她“果汁”。不涂三层防晒霜,再加太阳帽和太阳镜,果汁是绝对不会走在加州马路上的。你若让她天天穿套头T恤和牛仔裤,她是会崩溃的。

 

  而现在眼看着果汁搬家,两个小时之内,她一个人就麻利地把自己的所有物品搬到卡车上。力气之大,动作之利索,吃苦耐劳的样子,完全让人无法将三年前那个娇滴滴的她联系起来。

 

  “砰”地一声,果汁麻利地跳上驾驶座,咚地一声,把快被撑爆的背包丢给我,从没扣紧的背包里,滚落出了一个蒂芬妮蓝的盒子。于是,我看到了那盒花。

 

  那盒永生花。

 

  果汁身边的朋友都见过那盒永生花。

 

  谁会忘记呢?

 

  那天伴随着那盒永生花一起出现的,还有一枚蒂芬妮的钻戒,以及最郑重的誓言。二十四岁的果汁,在生日那天,被阿昇请求给个机会,照顾果汁一生一世。

 

  一枚恒久远的钻戒,一朵永不凋零的永生花,以及那据说可以一生一世的爱情。

 

  如果时间静止,这就是故事的完美结局,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故事往往还有后来。

 

  午夜惊声尖叫的铃声,从来都是恐怖片的标配。那天果汁没有和阿昇一起出门,因为要赶期末作业的论文。而这也成了果汁最幸运又最遗憾的事。

 

  撞得变形的法拉利,阿昇血肉模糊的脸,还有没完没了的警察问话,以及网络上关于富二代留学生飙车的恶意揣测。戏剧得如同一场精心布局的惊悚片,而果汁就是那个身处漩涡中心和富二代谈恋爱的女生。

 

  自此之后,果汁开始了深居简出的日子。而所有和奢侈有关的物件,果汁都开始躲避。

 

  果汁把所有关于阿昇的东西都交给了他的父母,包括那枚钻戒,只留下那盒永生花。

 

  果汁后来辗转几个公寓,房子越租越便宜,学分越考越高。果汁再也没有谈过恋爱。我也再也没有见过那盒永生花。直到此刻。

 

  “把东西都收进去吧。”果汁轻描淡写地对我说。

 

  我以最快的速度将那盒永生花收进果汁的包里,装作不懂它的意义。卡车坚定地朝着前方驶去。果汁目视前方,一言不发。

 

  “我给你唱首我自己写的歌吧。”果汁突然说。

 

  “LA秋日下午,我决定对过去救赎。

 

  什么是救赎,我其实根本搞不清楚。

 

  这个故事,是关于一种植物,它的名字叫永生花。

 

  永生花据说很美,很多人都见过它,可是都不愿承认,都故意把它忘了。

 

  也罢,也罢。

 

  我的永生花,它想找土壤,发芽生长,穿破我的心脏,最后想和你一起埋葬。

 

  LA 的Forest Lawn,它不要我的永生花。

 

  我的永生花,加州的阳光,也不能让它发芽。

 

  好吧,就这样枯萎吧……”

 

  听着果汁的歌,我想起了那句话:每个在LA独自生活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没有人知道你曾经历了什么,即使你经历了他所经历的。

 

 

  直到我们每个人,最后都坚强地长成了一朵永不凋零的永生花。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