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吃过那夜似的好豆……”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1-24 15:24:26

文/何田田

  年前年后这阵子,又是家宴,又是下馆子,大餐接二连三,吃得七荤八素,一肚子油水。摸摸不再平坦的肚子,发誓不再多吃,瞬间念起平时两三样清淡小菜的好来。也突然想起鲁迅的一句话——“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吃过那夜似的好豆……”

  童年月夜看社戏途中偷吃的罗汉豆,是先生记忆中无法复制的美味。对此,我深信不疑。我的记忆深处,也有过这样的“好豆”。五六岁时,随父亲进C城办事,住宿在一亲戚家。乡下孩子难得进城,我心里那个美哦。第二天一大早,梳洗完毕,亲戚已备好早餐:稀粥、榨菜、花生、油条,那油条金黄、松脆,香喷喷的,往酱油里一蘸,和着稀粥,味道极好!小学三年级暑假,跟母亲走亲戚——去G镇姑婆家。同去的有姨妈和她的女儿,舅妈和她的儿子,我们三个一般大。姑婆家挺远,一路说说笑笑走了约2小时。姑婆寡居,六十多岁,家居洁净。老人对我们三个难得上门的小孩疼爱有加,亲手炒了几个小菜,样样可口。其中,超好吃的是长豆干煮红烧肉。老太太一大早细细切,慢慢煮,久久焖,好吃得没法说!

  炖肉糕没什么稀奇吧,我也不怎么爱吃。但是,有一回我吃到的却是鲜美无比。大概是上初中的时候吧,那时生产队大力提倡割草积肥。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齐上阵——挣工分呗。附近的草割光了,就各显神通出远门去割。父亲是有能耐的,他借了一条船,摇船带着母亲和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出发,虽说去劳动,感觉就是去旅游!那儿也说不出是哪儿,草真多,随着镰刀的沙沙声,割下一大片一大片,一筐筐装满,一堆堆如小山,战绩辉煌!中午时分,太阳当空照,全家围坐在河边空地上,开饭!满满一竹篮白乎乎的米饭,一大碗香喷喷的炖肉糕,肉汤拌着米饭,吃个精光。

  如今想来,这些都是我的“好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