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对不起,你要的我给不起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1-30 14:24:34

文/龚怡

图片

银杏飘落的季节,蓉和涛结束了两人10年的婚姻。蓉离开生活了36年的南京移民去了加拿大,涛回到了北京。10年的爱恨情仇在这一年秋天画上一个受伤的句号。 

蓉和涛是在成人高考补习班上认识的。涛供职于一家半死不活的贸易公司,涛天生一张白净的娃娃脸,喜欢穿格子衣服,有点幽默、有点玩世不恭、有点奶油,但很会讨女生喜欢。蓉在外资公司当财务,有着颇丰的年薪。收入的差距没有阻挡两人从友情到爱情的步伐。但蓉的大学教授母亲不看好涛的风格,认为他不牢靠、轻浮、前途未卜。蓉的姐夫是老太太常挂在嘴上的好榜样,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后在加拿大一所大学任教,并将蓉的姐姐移民到加拿大,生了两个可爱的儿子,计划等老两口退休后也办理移民手续。涛每次去蓉家,蓉的母亲都要当着涛的面不冷不热地说上几句。有时蓉都觉得母亲太过分了,而涛每次都笑着洗耳恭听。 

蓉执意要嫁给涛,说婚姻会改变人的前途命运,他有这个能力,只是机会还没到。婚后,涛每天骑摩托送蓉上下班,回家后在厨房忙碌,说做饭是种乐趣,又开玩笑说自己拿钱少,就多出力呗。每个生日,蓉都会收到涛让礼仪公司送来的鲜花,这让蓉公司的女白领们羡慕不已。  

开始一两年,蓉觉得这日子过得倒也幸福。可后来,公司几个白富美,常在茶余饭后炫耀自己的老公如何会赚钱,谁谁买了别墅、谁谁买了豪车,蓉觉得自己的差距和她们越来越大。回到家里,蓉开始唠叨让涛去读个MBA,拿个文凭换家公司。涛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不想折腾。蓉又说,那你在北京的姐夫不是开了家文化公司吗?你去他那儿发展吧,北京的机会比南京多得多。涛说何必给别人添麻烦呢?蓉似真似假地说那你就是舍不得你们公司的那个女孩了。涛说别无聊了,哪有的事?她都结过婚了。北京那么好的机会,你如果不去就说明你心里有鬼! 

蓉打定主意让涛离开南京,期待他在北京闯出一片新天地。婚后第五年,涛终于被逼着去了北京。蓉在公司聊天的时候,也有了发言机会。于是,大家都知道蓉的老公去北京发展了。 

后来,蓉的父母移民去了加拿大,涛的父母也去了北京。南京只剩下蓉一个人。蓉天天盼望着涛在北京有好消息,到时自己也可以申请调到北京的分公司,两人就可以过幸福快乐的好日子了。可这一天始终没来。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分居两地的日子让蓉感受到了相思的滋味。每逢大节日,不是她去北京探望涛,就是涛回南京待上几天。渐渐地,她感到涛的热情在一点点淡化。

一天,涛打来电话说姐夫的公司面临倒闭,他面临重新选择工作。蓉问去哪里?涛说还没定,总之要离开原来的地方,很可能去海南。蓉敏感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知道涛在南京公司时,那个结了婚的女孩的父亲是在海南开公司的。蓉没敢追问下去。

涛的电话越来越少。蓉决定去北京和他面谈一次,走前给他买了名牌T恤和袜子。她回忆结婚那么多年来,涛给自己买的都是档次较高的衣物,而自己给涛买的都是外贸店的便宜老仿货。对此,她一直都理直气壮,因为她赚得比他多。

在北京的几天,蓉没有提及海南的事,但她明显地感到涛在冷淡自己。收到蓉带去的衣袜,涛甚至没有试穿的念头,只笑了笑,说了声“谢谢”。临走时,蓉说加拿大的父母正在给自己申请移民手续,希望他也能去。涛说这辈子没想过出国,更何况去加拿大没了工作,寄人篱下还得看你妈的脸色。

蓉带着迷惘的心情回到了南京。她找到涛的表弟老婆谈了自己的感受。表弟老婆分析说八成是出轨了。蓉说自己独自一人在南京生活了5年,你知道这5年是怎么过的吗?为什么他能那样?表弟老婆说,这都怪你当初为什么让他离开南京,是你给了他压力,也是你给了他出轨的动力。

蓉以泪洗面。半年后,蓉移民加拿大的手续到了。涛很冷静,说那就分吧。蓉觉得他如此狠心,10年的感情,到最后连一句留恋的话都不说。

蓉不愿意再见到他,委托过去两人的一个律师朋友办手续,取回各自的东西,不要任何经济补偿。涛表示同意。律师朋友把办好的材料和离婚证书分别送给两人,不解地说,你们怎么会到这一步呢?连面都不见就散了?

蓉说永远不想见他!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