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你是我炫耀过的美好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01 16:12:05

   我比你小,小两岁,两岁是完全可以轻轻抹去的微小差距,我们班有个男生经常跟门卫室的老爷爷聊得像老哥俩般亲近。每次,当我垫起脚尖故作很随便地将胳膊努力搭上你的肩头想赖作哥们时,你只是稍微晃晃,我就沮丧万分地被抖落下来。

  “小不点,有点大小好不?我是你哥。”说话间你会轻轻点一下我的额头,而后语重心长地提醒道,“咱能不能淑女点,不要男人婆好不好?”我撇撇嘴,表示不甘,心里嘟哝:啥哥,只是我哥的同学罢了,才不叫你哥呢。其实不是我不会做淑女,而是怕自己做了淑女无法靠近你,只有装作女汉子才能没皮没脸趁机贴近你。在别处,我很……很害羞,才不会那么没羞没臊。

  屡屡被你警告,可还是屡教不改贼心不死继续企图跟你勾肩搭背混作哥们。你知道吗,当你轻点我的额头时,我会闭了眼,酥酥麻麻的幸福感觉会遍布全身,会故意倒在你胸前。以至于有次我哥实在看不下去了,问了句:你是谁的亲妹啊?

  哥每次外出去疯,我都会跟在后面追问“跟谁去啊”,他也总是满脸诡异抛一句,跟你亲哥啊。

  真想不明白,哥老跟你混在一起,怎么他还是他,要么紧绷着脸,要么笑得没了形,一点也不受你影响啊,——人咋可以不从善如流呢?真是没救。要是我见天跟你在一起,一定会成为第二个你:优雅而绅士。

  妈妈有时对我犯的错很无奈,那时的她会很没辙地喊我“小冤家”,看我的目光是疼惜,是迁就,是无限地包容。看着你,不觉陷于柔柔软软的感觉里,你不也是我在劫难逃的“冤家”吗?

  你喜欢踢足球,看着你的身影,我感受到的不是力量的迸溅而是温和的洋溢,继而就沉溺于缠缠绵绵的遐思里。想象中,你揽着我的肩,满脸明媚地看着我。哼——,你可以拒绝我的手臂搭上你的肩头,却无法拒绝我的目光将你缠绕,更不能拒绝我的想象。脚步不方便追随,就辛苦眼睛辛苦心啦。

  我总能一眼将你从人群里提溜出来,瘦瘦高高,温存的脸庞,内敛至极竟也可以神采飞扬。看着你,心底就开了花,花瓣的软绵,花蕊的清香,都化作我的目光,泛滥在我的神情里,十足花痴。

  我给人比划着说,我哥怎么怎么帅气怎么怎么厉害,当然是背着你虚吹。要当面,你一定会说:打住打住,谁你哥啊?你哥的同学!没记性,说句话都偷工减料。

  我也知道自己的浅薄,好像偷偷拿着别人的芭比娃娃第N次跑到不同的第三人跟前说:看,芭比娃娃,好看吧?那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可还是按捺不住满心激荡着的虚荣,到处炫耀,似乎炫耀多了就会属于自己。

  多年后,当你打趣道我是黏人鬼时,我一瞪眼睛咆哮道,哪有啊。看看,还没淑女啊。你伸手想点我的额头时,收了回去。在你心里,我,长大了。

  我们,都笑了。

  在我年少的梦里,你就是头上有光环、背上长翅膀的,你不知道你缤纷了我多少年少的日子。

文/张亚凌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