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从闷罐车到高铁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07 16:36:22

   记得1976年2月,我第一次坐火车,坐的是“闷罐车”,即只有个铁皮壳子,里面什么配置都没有,那时多用来运送新兵,现在可能用来装牲口了吧。1979年3月坐过一次“木凳车”,是从狄家台开往红会的,车上所有的凳子都是“木条支架”,现在只有在老电影中才能看得到。1983年坐过“地铺车”,当时天水机场交付使用,忙了两天两夜没怎么睡觉,又有急事要赶往济南,上车后别说卧铺,连座位都找不到一个,就用随身携带的塑料薄膜往人家座位底下一摊,钻进去就睡了,睁眼看时车已到了徐州。另外,还坐过从长春经北京到兰州的硬座车,坐过从上海经西安到乌鲁木齐的硬卧车等等。但印象最深的是1977年坐过的“软卧车”和上个月才坐的“高级空调软卧车”。

  1977年11月14日,作为空军第四十五师的一名优秀战士,与军区其他几位代表一起从南京乘126次列车,去北京瞻仰毛泽东主席遗容,这在当时是一件非常高的政治荣誉,也是个艰巨的政治任务,所以组织十分严密。当天下午6点多钟上车一看,不禁惊呆了——四人一个小房间,在雪白的床单上摁了摁,床垫是有弹性的,旁边还有衣帽钩,床头有单独的照明灯,茶几上有四个很干净的杯子,热水瓶里有滚烫的开水……6点30分准时开车,经过近20小时运行,于15日下午1点42分到达北京站。这一夜加大半天,我兴奋得一直没有闭眼。

  今年5月7日接领导指示急去北京参加一个会议,首先想到的是买飞机票,但已无打折票,最便宜的也要1300多元,后来去买火车票,但动车票已售完,只有T66次还剩几张“高级空调卧铺票”,票价为737元,权衡一下,比飞机票便宜许多,就买了。

  当晚11:51开车,走进车厢,果然让我眼前一亮:一个包厢内分上下两铺,茶几大小跟其他车厢并无区别,但上面有花瓶、鲜花,旁边有单人沙发。更为甚者,犹如酒店式公寓一样,配有储物间、壁柜、独立的卫生间、洗漱台,空调、灯光、音响调节一应俱全。小门一关就如同进了家一样。跟同室的乘客很快热络起来,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一觉睡到天津,10点27分到达北京站,全程运行了10小时36分,真正的夜出晨至,十分舒服快捷,费用相对又很低。

  如今,乘高铁从南京到北京只需3个多小时,什么硬座、软座、硬卧、软卧、高级软卧都已不显得那么重要了。

作者:盛学军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