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又见雪花舞漫天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09 14:37:58

文/吴春桐

春节前的一个星期天,我刚吃完午饭,空中飘起零星雪花。俄顷气温下降,星星点点慢慢密集,汇成银蕊白花,越开越大,铺天盖地飞落下来,房顶树木道路渐渐染白。一阵狂风骤起,裹挟碎琼乱玉,卷起银色雪柱,旋转漂移,像高挑美丽的飞天女郎,尽情狂舞。黄昏时分,气温再降,雪蕾玉蓓开成乳白牡丹竞相怒放,片片花瓣绽得脱萼飞散,如鹅羽丝帛羊脂云朵,挂落下来。白蒙蒙漫天,雪皑皑遍地。

次日晨,雪霁。高大的广玉兰、香樟,低矮的海桐、石楠,株株银袍加身,棵棵出雪芙蓉,美如春风夜来,梨花盛开。下楼去,踏入凝雪冰道,脚底“咯吱咯吱”,我好像走回童年。只是那时雪更大天更冷,我们多待在家里,关上房门。偶尔窗纸上掏个小孔,看院中雪景,看房东翁太太忙忙碌碌编织生活,从晨起梳妆到夜晚熄灯,似一针一线精美刺绣。她乌云发髻翡翠头饰金莲花鞋,格格铮铮,光鲜整洁。家中一尘不染,就连烧水铝壶和铁壳暖瓶也擦拭得明净鉴人。每到傍晚,她备好热热的饭菜盖严捂实,然后或倚窗或凭阑等候儿子,她的唯一亲人。

我们也在等。等到父亲下班来家,姐姐哥哥们立刻帮忙掸雪,扫地,关门。我最小,也跟着拿筷子递碗。黄黄的灯光从头顶上下来,照耀着全家团团围坐共进晚餐。最高兴能有腌菜头排骨煨汤,热气腾腾满满一沙煲。腌菜头在肉汁中翻滚数小时,已煨得稀烂,入口绵软酥香,只有冬天才能享受到。可惜那时的家捉襟见肘,餐桌上难得摆点荤腥,但一家人的味道还在,端上一锅汤,哪怕一锅少油寡盐的萝卜汤,一股暖流已穿透全身,驱散冬日所有严寒。最记得有年冬天,家里买米都犯愁,这时已工作的姐姐带着钱来家了,竟然还有一小包花生!高兴得我看雪地里都开满了鲜花。可是等花生炒熟,姐姐一粒也没吃就登上开往河南省的列车到比我们更苦更冷的地方谋生去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