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影评|一个被拐女大学生,如何对抗她的命运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11 14:01:08

   李杨导演作品《盲山》,讲述了一个农村女大学生,急于早点工作,挣钱回报家庭,误入人贩子手中,而后竭力逃离大山的故事。《盲山》把批判指向了文艺作品很少去触碰的地方,用真实来表达对社会的关注和人文情怀,更是以强有力的张力和细节,冲击着观众的内心,谱写了令人过目难忘的故事。

  《盲山》的故事灵感,本是一则社会新闻。作为一种社会事件,这类的新闻每年都有,总能在各种资讯中看到。而作为一部电影的视角所及,它所探讨的,不仅是事件本身,更是事件背后的社会原因及人性。

  《盲山》的“盲”,从文字的角度来解释,是“死掉的眼睛”,这也是最接近导演本意的解释。是眼睛里希望的死掉,是心中良知的死掉,是某些愚昧的角落,被黑暗笼罩。故事拍摄于陕西秦岭脚下的一个小山村,那里山大沟深,交通闭塞,是戏剧冲突里“愚昧”最容易发生的地方。那样一个闭塞的小山村,偏于一隅,没什么有文化的人,贫穷,光棍无数。在落后村民的眼里,花钱买媳妇,是理所当然。一个男人,一定要能收拾得了女人,这更是理所当然。刺痛观众心灵的残暴野蛮,在那里的村民眼里,或许是一种早已习惯了的日常。

  《盲山》有个角色叫郑小兰,在女主角白雪梅宁死不从的时候,有天她抱了孩子来劝慰:“你看我也是买来的,还不是这样了?先把身体保住才是,不然怎么逃?”这个演郑小兰的,真就是四五年前从四川一个县城给骗嫁到剧组拍摄的村里的,才20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我们是拍摄时候才知道的。”李杨说,“她天天来剧组,我们后来就让她演戏。她丈夫不愿意,打她,她就威胁:你再打我就跟剧组走!丈夫没敢再打,后来我告诉副导演让这丈夫也来串个角色。反正是农闲,剧组一天管3顿饭,连她抱的孩子也给一份钱。”

  拍摄过程中的这一插曲,让人深思。拐卖女人这种悲剧,罪魁祸首到底是谁?它所发生的土壤到底是什么?是简单的善恶和道德吗?

  悲剧的造就是知识的差异吗?似乎也不是,因为影片中的小叔子黄德诚,介绍自己的时候,也懂得用知识贴金,“道德的道,诚信的诚”,他这么介绍自己,但他却既不道德,也不诚信。知识在这里,只成为了他行骗的帮凶。而女主角所传授知识的小男孩,最后送出了信,却也没能挽救她的命运,知识何其无力。我们的视线,很少能去主动关注到那样的小山村,这种“盲”,或许是悲剧产生的真正原因。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人,视他人的命运为自己的命运,不抛弃不放弃彼此,可能是唯一的救赎之道。

  《七宗罪》里有这样一句台词,“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值得为它奋斗”,但愿这是终极的真相,但愿那些付出尊严、汗水和生命的人,没有徒劳地从深渊中爬出,向我们道出真相。      

  作者:微败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