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怀着一颗导演的心,为老照片着色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14 13:02:46

 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谁没有见过着色的老照片?当时彩色胶卷尚未普及,人们向往美,却又不知怎么表达美。于是,母亲与父亲的结婚照上,被突兀地涂以胭脂口红;他们穿的针织背心,戴的围巾,本是用劳保手套拆掉后的灰白纱线打成,却在着色时涂以绚丽的条纹。更离谱的是太奶奶的寿星照,也让照相馆的着色师傅描绘得唇红齿白,像巧舌如簧的媒婆。那时,我忍不住就问:怎么会有这般“毁人不倦”的着色工作?竟把旧时光引发的美好遐想,破坏得一干二净。

那个时候,我一直认为,最美的旧时光,就应该以黑白照片来呈现。

直到我在《伐木黄金时代》的摄影展上,看到爱尔兰着色师Matt Loughrey的作品。没错,这是1900年代的老照片,距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这组反应1907年左右美国阿尔比恩木材公司伐木工人日常生活的老照片,原先也是黑白作品。不过,经历了岁月荏苒,它蒙上了一层灰白色的雾霭,变得毫无生气。

经过几个月的辛苦工作,Matt煞费苦心地将它们还原为彩色照片。对了,我没有用错词语,这是一种恰如其分的“还原”,光线、气氛、色调,都是1900年代的早春时节。

树干上,苍绿的苔藓在攀援;云杉造就的阴翳下,耐阴的草本植物正在开出紫色的小花。云杉巨大的根系隆起,像劳动者鼓起的筋肉一样,隐隐透露力量的光芒。四名工人用斧头砍树,砍到一半,正倚坐在巨大的树桩上休息。他们靛蓝色的牛仔裤磨出了泛白的痕迹,裤腰上的牛皮带已经略有脏污;他们衣褶上没有掸尽的木屑,头发上的油汗,脸颊上风吹霜打的痕迹,靴子上劳作后呈现的皱纹……无一不被Matt精心着了色,成为伐木史诗片一个不可或缺的章节。

我被那种身临其境的现场感惊呆了。着色师Matt以他不可思议的耐心,还原了旧时光中充满自由、尊严、诗意与忍耐的一面。据说,Matt为这些老照片着色,动笔前,曾阅读伐木小说,听伐木小调,寻找反应那个时代劳工生活的电影,找到电影的服装师,向她打探伐木工衣服的做旧有什么特征。他还跟随伐木工生活一个月,观察他们脸上的晒痕,与衬衣脏污的细部。

一张普通的着色照片价值5到8美元,而Matt的作品价值是它们的200倍。Matt从没有把着色当作随意应付的寻常工作。相反,他必须像一个殚精竭虑的编剧兼导演,在视觉上进行一番再创造,让它既富于年代特征,又浸透了当代观众的审美意识。他的追求,是“观众全身心地沉浸,与照片上的主人公呼吸与共”。他做到了。

作者:明前茶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