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威武,老黑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14 12:24:07

 我们单位空降了一个老大,当过兵创过业,还成功收购了我们单位,个人股份占比31%,是最大股东。新来的嘛,我们都觉得新鲜,只是——他很黑很黑,第一次见面就铁寒着脸,下了一道我们谁也想不到的命令:以后上班时间不允许开手机。请注意,是“开”这个字。于是,老黑这个名号诞生了,都觉得他脸黑腹更黑。

  公元2016年,不用手机?天方夜谭吧?老黑理由有三。单位给每个人都配了座机,打电话很方便;跟客户联系,除了电话还有邮箱,客户资源独享;看手机耽误很多正事,譬如开会时有人刷微信,会议内容能听得进耳朵?总之,发现私自用手机者,没收,扣罚当月绩效工资。

  扣银子是我们打工仔最最不喜欢的事啦。看来老黑不仅黑,还是个狠角色。

  话说实行开会不带手机之后,会场一改平时微信聊天或玩消消乐或看电子小说的画风,大家正襟危坐,听得还很认真。果然没有漏掉任何一丁点儿消息,尤其是最后一条:从明年开始我们将取消绩效工资,只对基本薪金部分进行细致考核。我们大吃一惊,这个信息和我们休戚相关,幸亏认真听了。可是听后让人那么悲伤,还不如没听见呢。

  绩效都取消了,还考核个啥?还细致考核?莫不是把基本工资也给扣一沓下去?疑问和牢骚满天飞。不过,咱这样的老百姓,也就只能吐吐槽,啥用没有。

  坏消息有,好消息也有。据说新一年员工就餐将不收餐费。原来收二十元一天的,去掉休息日,平均一个月下来也能省几百块呢。只是与绩效工资相比,落差未免也太大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前任老大因经济决策发生重大失误,使得单位面临重大的经济危机,卖掉企业金蝉脱壳了。要想继续生存,要么裁员缩减规模,要么降低薪金以及各项成本开支。老黑选择了后者。当时经济环境不太好,许多单位都在裁人,员工换工作不容易。

  也有能力强的找到好地方的跳槽走了。但大多数都是没什么出路的,只能一天天等着最残酷的时刻到来。

  造成经济困顿最大的原因是法国一个合同我们没办法履约,有部分条件预估不足,达不到人家的要求。而我们单位为了这个合同能成功履行,前期做了大量的筹备工作,特地为之购进的进口设备也无法退货。合同终止后,前期的巨额筹备支出彻底把企业拖垮了。老黑经过多重社会关系,把进口设备抵了一部分债务,缓解了一些压力。

  离年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人事部公布新一年的绩效奖惩方案时,大家又一次被惊到了,绩效工资依然还在。已经跳出去的人如果还想回来的,年终奖仍然有。秘书室最新消息,老黑把自己的股份卖掉了10%,作为企业的发展资金以及新一年绩效的保底资金。这就意味着,原本持股最多的老黑降到了第二的位置。我们揣度他作出这样的决定时得经过多么痛的煎熬。可人家老黑在召开部门会议时说,企业有人才就有力量,有你们在就有发展;我今天失去的,要你们将来挣回来。

  我们拿什么来爱你呢?老黑。加班,OK!上班不开手机,OK!你说的都OK啦!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文/木铃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