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回家,回家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14 22:44:36

文/蓝色咖喱粉

10月初,我找装修公司装修房子,设计师一掐指头,说工期要拖到明年了,今年过年早,离过年没几个月了,到时工人都要赶着回老家,肯定要拖工期!果然,才过了元旦,陆续就有工人准备回家了。做五金的师傅打洞时不小心碎了块瓷砖,项目经理喊泥工老蒋来补砖,老蒋推三阻四不情不愿地来了,一进门先把他那支灰尘仆仆的iPhone6找个干净的地儿架起来。

老蒋是个手机控我知道,之前干活时,有张图纸有误,我说让设计修改后重新打印一份给你。他说这多麻烦,你加下我微信,改好发我电子版就行。说着打开微信让我扫他的二维码,我扫了,跳出个微信名——跳舞的野猪。我说蒋师傅你的微信名好酷啊!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呵呵一笑,说当初是为了买过年回家的火车票才学着用智能手机,顺便收工后打发时间刷刷微信玩,玩玩就上瘾了,每个月都要加个流量包。

其实老蒋并不太老,也就四十出头,不过农村里结婚生孩子早,大女儿都快结婚了,儿子高中毕业,带在身边打下手。这次老蒋没带儿子,说让他先回家了。今天老蒋活儿干得心不在焉,时不时过去刷下机,看我有点不悦,讪讪地解释说得盯着刷火车票!又补充:“闺女春节后就要结婚,我得早点回去张罗,可这票就是刷不到,每次一放出来眼睛都没眨就没了。”老蒋老家在河南信阳,是春运火车票最难买的地儿之一。我说那你真买不到怎么办?老蒋说微信上抢票攻略说过几天还有捡漏的,再等几天看看,真买不到只能坐大巴回去了。大巴票价贵不说,坐的时间也长,司机为了省过路费还经常下高速绕国道,有次司机边开车边打瞌睡,好几次跑偏,吓得我半死。不过没办法,闺女结婚是大事情,就算走着我都要回去啊!

油漆工小金倒是爽快地来了,问他老家哪儿的,他说贵州的,我问他票买好没?他说买好啦,不然哪还能安心干活啊!我说你运气不错,贵州方向的票一直很紧张。小金说,“我也没刷到普通火车票,只买到高铁票,贵啊,700多块一张,普通火车硬卧也就400块不到,加上老婆的,两个人要多花一倍的钱,可以给女儿买好多东西。”他说他夫妻两个都出来了,女儿留在老家给老人带,刚上幼儿园。“不过高铁真快多了,8个多钟头就能到贵阳,然后再转大巴,早上出发,晚上就能到家了。坐普通火车,最快也要一天一夜。时间省下来,我多干天活,钱也差不多。”小金这么一算,想开了,又认认真真地刷起墙来。

钟点工阿姨这几天心神不宁。阿姨老家在四川内江,本来说好不回去,年年都为买回老家的车票脱层皮,去年小儿子接过来上幼儿园了,就想踏踏实实在杭州过个年。这回趟老家,花费也不好说。阿姨掰着指头算给我听,两个人的往返路费,人情往来,亲戚朋友的礼物红包不说,很多人还趁着过年大家都返乡,赶着结婚,又得随礼,这么一折腾,半年的工钱都要搭进去。不回家留在杭州干活,有三倍工资。到时多寄点钱孝敬老人,多给孩子寄点礼物,实在。但昨儿打电话回去,老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女儿一听,直接把电话挂了,再打过去,怎么也不肯接。阿姨和她老公,再也没法踏实了。这个时候火车票肯定抢不到了,她老公听说现在流行搭顺风车,网上联系好同路的一起拼车回去。于是在网上发了个信息,这几天都在留意有没有回音呢!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