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冬困红草滩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14 12:36:51

文/周春军

父亲又在泥堆的阳面挖个斜坡做草舍,顶上用竹竿撑起来,苫上芦苇蒿草,在里面挖锅弄灶垒床,一个温暖的“家”就在红草滩建成了。

第二天,父亲决定再到岸上搭草舍住,看看能不能再寻些吃的。刚动手挖的时候,就发现草滩上有成堆的禽蛋,一路寻找,竟然装了一木桶,都是因为寒流早到,来不及孵化的野禽们遗留下来的。就在草舍做好住进去的当夜,下了一场大雪,整个草舍被覆盖。早上,父亲用力推开草舍的柴门帘,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窝野兔子竟然蜷缩在门边父亲的渔网里。父亲受了启示,挖了坑做一个小草舍,张上网,等天亮总有收获,不是野畜就是野禽。母亲就把捕来的这些东西剖开摊在柴草上风干,用麻袋装好让父亲运到农场去卖,买些粮菜回来。

父亲挑着这些干货走向白茫茫的草滩尽头,那里是农场的场部。傍晚时父亲扛着一麻袋的粮菜回来,还给我们扯了做新衣的布料,买了对联鞭炮年糕。

春天如约而至,冰雪终于融化,河里荡起了波浪。父亲拉起纤绳把我们以及载满收获的船拉了回来……

那年冬天真冷,刚立冬河里就起冰凌,船就无法装货了。但船家是不能把船停下来干等着的,那样全家就要喝西北风了。父亲决定把船放到草滩打草卖给澡堂、油坊和窑厂换点钱过年。

经四天三夜的拉纤航行,我家的船终于进入了草滩。一眼望不到边的茫茫草滩,各色野草经冰冻霜打已红成一片。船靠在河湾的背风,父亲挖了一个大洼坑,把河里的浮冰捞到坑里,成堆的冰块在坑里经光照融化后满满一池,水位高于河面,会把土里的盐分往外挤渗,而外面的咸水不会倒渗进来,这是船家储备淡水的一种方法。父亲又在泥堆的阳面挖个斜坡做草舍,顶上用竹竿撑起来,苫上芦苇蒿草,在里面挖锅弄灶垒床,一个温暖的“家”就在红草滩建成了。

父亲和母亲天一亮就起身去打草,到傍晚成捆的柴草就滚到船上码起来,一层一层不断加高,只十来天整个船就被柴草堆得如小山,前面看不见船艏,后面看不见船艄。父亲就起锚走船,母亲爬上高高的柴草堆,用两根长绳系住舵杆掌握方向,父亲在岸上拉着长长的纤绳,庞大的草船就在河里慢慢往前游动……

父亲累了就停下脚步前倾着身子拉住纤绳歇会,饿了母亲就扔块干饼让他嚼嚼。船半天也没走多远,到傍晚时还能看到之前打草的地方。风越刮越大,天越来越冷,船只好停下来过夜等天亮再走。

夜里风吹过草船发出呜呜的怪声,把船刮得乱晃。天要亮的时候风停了,父亲起身上岸继续拉纤。天边的亮色越来越明,父亲的脚步越来越快,河里的冰层也越来越厚,到日头高起的时候,船就拉不动了,河里的冰结成小手指那么厚,母亲只好一边用木榔头在河面上敲冻,一边掌着舵。到中午时岸上的父亲忽然发现船头沉了下去,赶紧把船往岸边拉,发现船舱被碎冰碴蹭通进水了,赶紧抽水,又用泥敷住漏水处,再用一块旧帆布钉上。等一切忙完才发现船走不了了,河里的冰冻又加厚了,木榔头敲在上面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坑。只能就地停下等,等天气变暖冰层融化。可是那个冬太阳刚起劲西北风就开始刮起来,河里的冰层还在加……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船上所带的粗粮干菜也吃得差不多了,烦躁的母亲就埋怨起父亲来。起先父亲不吱声,后来终于忍不住反起嘴来。母亲拿起一只碗扔向他,父亲一时性起,竟跳进船边用来舀水洗涮的冰窟窿里,把我们吓坏了,母亲也急得朝冰窟窿口张望。半天水底冒出一串泥泡,父亲探出头来,面上露出喜色,只见他双手攥着一条沙光鱼,很大,有一尺来长。母亲赶紧让他上来不要冻着,父亲却说水下不冷,河底有鱼窝。他把沙光鱼扔到船上,又潜下水底,上来时又捉了几条大沙光鱼……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