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好听(第二季)丨浦口火车站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2-23 17:46:14
浦口火车站 徐鑫

用好听的声音读好听的文字给你听——扬子晚报副刊10月14日推出“好听”栏目。两个月来,我们陆续推出了37篇由金陵图书馆“朗读者”志愿团队录制的《那书与我》征文音频。本栏目现推出第二季——邀请大学生以及本报读者献声朗读,将扬子晚报副刊各个板块的原创文章变成“有声版”。

 

NO.16 浦口火车站

作者:陆小鹿

朗诵者:徐鑫

(B座西窗朗读志愿者,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广播台主播)
十多年前,看民国大戏《金粉世家》,对最后几个镜头记忆犹深。遭受家道破落的七公子金燕西提着行李,缓缓走上火车站台的台阶,准备远走他乡。此时,在他之前离家出走的妻子冷清秋,抱着他俩的孩子,正坐在一列背道而驰的火车上。曾经生离死别的恋人,从此擦肩而过,天涯两散。这一幕看得我流下眼泪。  

后来得知,这几个镜头是在南京浦口火车站取景的。除了《金粉世家》,还有不少影视剧组比如《情深深雨濛濛》也曾在这里取景。 

浦口火车站,在文学作品中也曾出现过。中学时,我们都学过朱自清的散文《背影》,那个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再穿过铁道,爬上月台去买橘子的父亲,正是在浦口火车站送别他的儿子北上求学的。火车站,总是充满感伤的离愁别绪,仿佛江南梅雨季节连绵不断的雨,弄得人心里湿漉漉的。 

但我对火车站,还怀有另外一种情愫。我很小就向往火车,那时我的家乡还没有通火车,火车就是我的诗和远方,我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坐上火车去看外面的大千世界。 

后来,长大了,终于坐上火车,去了很多地方,很享受在“哐当哐当”的铁轨声中看窗外飞驰而过的流动的风景。各种交通工具中,我百坐不腻的是火车,这才明白,儿时织下的情结是多么深入骨髓。  

初秋,偷得浮生两日闲,搭上高铁去到古都南京,第一站想朝拜的就是浦口火车站。浦口位于南京的西北部。从高铁站下来,叫了辆出租车,司机问我:“去浦口火车站干吗?那里早就不通客车了。”我答:“去呼吸下民国气息。”  

司机把车停在一个陈旧的长廊建筑前。这是一座拱形的英式雨廊,双柱支撑,在今天看来,仍有非常强烈的设计感。雨廊之下,几个中年女人,正身着旗袍,手握折扇,在相机镜头前摆出古典造型。是的,这就是已有百年之龄的浦口火车站,作为当年津浦铁路的终起点,一个世纪前,这里见证了多少人来人往,车进车出。  

从拱形的雨廊走到斑驳的候车大厅,时光的印记四处可见。门窗早已封闭,灰尘像做填充游戏似的爬满了窗户。更有痴情的游客在布满灰尘的窗户上,写下心仪之人的名字。从候车大厅往北走,一路还可以看到不少民国老建筑:破旧的振兴旅社、挂着火车站标志的食堂招待所、掩映在翠绿梧桐树下的行李包裹提取处……好在,南京市政府将这些承载着历史记忆的老建筑,作为不可移动文物,妥善地保护起来。对比那些被无知者拆除的历史建筑,浦口火车站是幸运的。  

或许,也不能说它苍凉。那些朝气蓬勃的九零后姑娘小伙们,三三两两,以它为背景,摄下年轻的容颜。青春中和了沉重,在勾起人怀旧的思绪之后,又将人拉回到鲜活的现实。  

走在南京初秋轻柔的风里,我就这样,脑海里不断切换着场景,今天与昨天相会,中年与童年遥望……不知不觉走到一条叫阳沟街的路上,一辆装载货物的列车正“哐当哐当”从眼前经过。铁轨处红灯闪亮,护栏放下,等待去街另一边的行人,被挡在护栏之外。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致,一时有些感动:这电影般的镜头怎么就给我幸运地撞上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