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一切都恰恰好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3-02 16:58:11

文/东篱

普陀山有两块上下堆积的奇石名曰“磐陀”,上者底尖,下者顶尖,一线相连,似接未接,看似摇摇欲坠,实则风雨不动——这是自然界的恰好;“悬空寺,半天高,三根马尾空中吊”,岂止是陡与险,更是令人心惊的悬,巧借力学原理的恰好;《出彩中国人》的舞台上,一位选手,一根轻飘飘的羽毛,就让15根竹片层层相压成一个平衡系统,这是人类挑战自我的恰好;难忘老家那句形象而诙谐的俏皮话,“瘸老爷对了个瞎奶奶,弯刀子对了个瓢切菜,破锅箱对了个狭锅盖”,则又是因陋就简的非常般配的恰好。

恰好,是一种适当,是一种和谐,在建筑中就是黄金分割点,在戏曲中又是情感的拿捏,在烹饪中则是火候的把握与掌控,在身材长相或衣着打扮上能做到恰好,就是美,套用宋玉的话便是“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有句话说花看半开,酒饮微醺。若是过分或不足,不是意境未到,就是有泛滥之嫌,总让人觉得不是那个味儿,不过瘾,心中有憾。

沈从文年轻时写给张兆和的情书说:我看过很多地方的云,走过很多地方的桥,喝过很多地方的酒,但只爱过一个正当好年华的女子。这一“正当年华”就是恰好。若是双方都正年轻,风华正茂,一见钟情,彼此相好,真正是金玉良缘,天作之合了,美得就像山岗上那轮满月,了无遗憾,幸福一生。但有时候,“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是多么难得。人世间,并非所有的有情人都能牵手,并非所有的等待都有结果,并非所有的好梦都能成真,即便多年以后有缘在人海里再见,那也不过是多看上一眼,叹息一声,然后默默走开。

有时候,恰好是必须的。雏鸡出壳,正好21天,早一日晚一日,都不行。宝钗服用“冷香丸”,就得用同一年雨水那天的雨、白露那天的露、霜降那天的霜、小雪那天的雪各十二钱作配方调制而成,否则不灵。而皇家御批的“雨过天青” 釉,更得在出窑那一瞬恰好有一场烟雨,早一刻晚一分都不行,如此方能保证其莹润光洁色纯正,胎体无瑕若凝脂,淡雅脱俗,极具美感。歌里唱的“天青色在等雨,而我在等你”,其实是在等待一份叫作“恰好”的缘啊。

只是,恰好实属难得。难得便常有奇迹发生,恰好有一场烟雨,便烧出了传世青花;日月与地球恰好连成线,便有了日食与月食;旅途中你丢了钱包,他恰好捡到,也就成了今生今世携手与共的最佳注脚。但是,平淡庸常的生活中,哪有那么多恰好.委实有太多偶然的因素,没有,也强求不得。如诗人所言,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恰好,有时真的可遇,不可求。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