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穷贼莫追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3-06 16:58:59

文/山丁

  秋夜,一场大风将树上的枣子摇落满地。我和妻在枣林里收获了一大笸箩枣子。枣子不大,但长得实成。妻说,这百年老树上结的枣子补血养人。我应着,老品种越来越少了,尤其这种深山老物。妻说,产量太低了。我反驳,这么多还不够你吃?妻说,要是枣子多,去城里准能卖上好价。我嘲笑她财迷,她讽刺我假清高。这样一路斗着嘴把枣子抬进屋子里,放到柜盖上。夜已经深了。又困又累,我俩便倒头睡去。

  酣睡中,忽听老妻在耳边低声命道,别动。便使劲拨开她捂在嘴上的手怒斥,深更半夜的,穷折腾啥?妻重又捂住我的嘴,说别出声儿,来贼了。我悄声问,在哪?她贴到我耳边答,屋里。我问,睡前你没关门?她说,没。又反问,你也没关门?我说,没。今儿是几?她说,不知道。我说,那就是单儿。该你关门,你老忘关门。她说,今儿好像是双儿。该你关门。我说,那也应该你关门。昨个是单儿,关门是昨个儿的事。她说,睡觉时已过十二点了,是双儿。我辩驳,睡前看钟了,也就十一点半左右。她说她也看钟了,明明过十二点了。

  这时墙上的老挂钟当当当打了三下。吓得我俩都不敢出声了。我问,看清了?在哪儿?她说看清了,在柜那儿,个子不太高,脑袋挺大。好像在挪笸箩,要开柜。我果然听到笸箩与柜摩擦的声音。我说,糟了,几百块钱的家底儿全在柜里。刚要挺身而出,被妻死死抱住。劝道,穷贼莫追。俗话说,狗急跳墙,兔子急眼了还咬人呢。

  过了一会儿,笸箩还在响。我问,柜锁着?她说,哪敢锁,钥匙丢好几天了。锁头就是挂着,唬人的。我气道,这个笨贼,开个柜这么慢。她说,那钱揣在新鞋里了,鞋紧挨着柜底,鞋上盖了许多衣裳,难找。要不告诉他?我说,嗯。便大声问道,咱家的钱你放哪了?我昨个儿想打壶酒愣没找着。她大声说,在柜底儿的鞋里。咱家就这几百块钱全藏那儿了。

  又过了一阵子,笸箩还在响。我从被窝儿掀开一道缝儿,朝柜那边看,只见一个圆咕隆咚的大脑袋在笸箩里晃荡着,头发乱蓬蓬的,光有头没有身子,这哪是人,是山鬼吧。妻吓得哆嗦成了一团。我摸到灯绳拉开灯,见一只大刺猬慌忙从笸箩里逃出。我操起木棒便追,多日未吃肉了,好一顿下酒菜。正举棒欲打时,妻喊道,穷贼莫追。棒落一旁,震得我双手发麻,只好目送大刺猬出了院子消失在枣林深处。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