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善心铸就爱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3-08 17:09:17

   那时,他和她分别从各自的家乡漂到这个大都市谋生,然后又租住在同一栋筒子楼里。只是他的单位在南,她在北,两人竟很少遇见过,对彼此的印象也都极为模糊。

  她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只为了遗忘一段失恋的伤痛。那年冬天奇冷,接二连三下了好几场大雪,屋子里呵气成冰。经过和房东太太好言商量,她终于可以在家生一个煤火炉取暖。她买来炉子,又安上长长的铁皮烟筒。火炉升起来以后,小小的房间漾满了温暖。周末,她坐在火苗正旺的炉边,捧一本书静静地读,偶尔抬头望望窗外烟筒里袅袅飘出的轻烟,心里就漾满了美好和温暖。

  春暖花开的时候,她的火炉停用了。她思忖着要把烟筒取下来,以防雨水侵蚀,来冬再用。有一天她下班回家,却听见烟筒里传来一阵扑棱棱的声音,她诧异地发现有两只小麻雀在烟筒里安了家。那两只鸟钻在烟筒里,时而露出灰灰的小脑袋,往下俯瞰;时而飞出来,站在窗台边唱歌,声音短促、婉转,很快乐的样子;有时它们还会并排站在晾衣绳上晃晃悠悠地荡秋千。她看得有趣,又感叹鸟儿聪明,这烟筒确实是个好所在,风雨吹不着,太阳晒不到。于是,她没有把烟筒取下,一任鸟儿在里面安身。闲暇的时候,她躲在窗内悄悄观察它们,看它们腾挪、跳跃、鸣唱,有小鸟为邻,她很快乐。

  秋过冬来,天越来越冷,又到升火的季节。但看着在烟筒里怡然安家的小麻雀一家,她不忍心赶走它们,不忍它们四处流浪,再苦苦寻觅家的温暖。她没有生火炉,屋子里依旧是冷。他就在这时因一个偶然的机缘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有天周末她正在家休息,他用火钳夹了块煤球敲开她的门,他说家里的炉子灭了,能不能点块煤。她不好意思地说,今年家里没升火。为什么呢,这么冷的天,他指向窗外说,我看见你外面有烟筒,以为你生煤火了。她微笑着说,烟囱成了小鸟的家,就没有生火。他听了,很惊奇,于是随她走到室内悄悄看外边,果不其然,一只小鸟在窗台上唱歌,另一只鸟儿在烟囱里发出扑扑棱棱的声音。他关心地说,生不成火,你要有个取暖器才好。又嘱咐,你以后熬粥或炖菜就用我那边的炉子,煤火做出来的饭特好吃。她含笑答应。

  他是个儿童插画师,成熟稳重的外表下,童心灿烂。他帮她在阳台外面安装了一个小小的食品盒,经常在里面撒些食物。闲下来的时候他就和她在阳台里看那两只鸟,听着小鸟叽叽喳喳地说话,两人常常会心一笑。她做饭的时候,他会把她的锅端过去,在炉子上咕嘟嘟地炖,把粥煮得绵软清香。

  渐渐地两人就熟了,她越来越多地了解他,她惊奇地发现,原来他们有那么多相似的生活经历。再后来,他们的故事就像小河里的水,缓缓流淌,没有任何波澜。他们有了爱情,结了婚,生活得非常美满。有许多人常夸赞他们的幸福,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幸福其实只是缘于那几只可爱的小鸟,缘于那共同的小小的善良。

  文/邓迎雪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