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我听见小草在歌唱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3-08 17:11:37

文/ 姜琍敏

  不知怎的,今天月亮这么早就现身。时方近晚,天光尚亮,她已伫立在老杨树梢。是半轮新月,脉脉地望着我,望着闪亮的银杏湖。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除了不知歇气的蝉噪,盘旋在草木间的啾啾鸟群,也让湖畔绿绒般起伏、伸展的高尔夫球场分外岑静。如此甚好,特别符合我的心境。然而入秋还没多久,杨树上怎就落叶飘飘?好在森森的球场上,永远是青青生机。

  说到球场,油然想起,多年前有朋友带我来此,尝试过一回高尔夫。虽只是平生唯一一次入场习球,但那份头顶蓝天白云,漫步茵茵草坪,振臂推杆并不断期许、收获成就的感觉,确实新鲜特异,唯亲历者方觉其强烈而痛快。是日,球场附近的银杏湖乐园在举办什么活动,彼处万盆名花怒放,姹紫嫣红桂香;而这边小车悠悠,挥杆者的飒爽英姿和女球童黄白相间的衣裤分外抢眼。开阔的球场边,是波光粼粼、风情万种的银杏湖。湖面上倒映的,是屏障般的苍茫山峰。置身于此,谁的心境能不为之豁然?

  高尔夫运动起源于苏格兰。它早已风靡欧美、日本及多数发达国家。但因占地广、属于所谓绅士运动等因素,迄今仍令许多中国百姓感到陌生。实际上,它融阳光、空气、草坪,步履为一体的独特魅力无可替代。亦是健身、娱乐、休闲、社交的理想去处。高尔夫之价值更在于它是种很具文化意味的运动,更是一国经济发展的标志性产物。球场通常有9或18洞果岭(银杏湖有27洞),并有土山、水池、沙坑等人工障碍。玩时可一人可数人,以用最少杆数将球推入规定距离之球洞者为优胜。取胜之道全在技巧、智谋、手感之结合。我初试时,成绩不佳,兴致却勃发,数小时一晃而过,畅快淋漓。那曼妙的环境、强烈的情趣及竞技性,令我回味起儿时打弹子入洞之趣。两者虽不可同日而语,其情趣却有暗合。这种运动也的确适于几乎任何年龄之爱好者。不止可令人上瘾,甚至会令人狂欢!我在北戴河就曾听说,附近球场有位球客,偶然击出个一杆进洞,喜极之余,竟一掷千金,奖励其球童3万,及当时整个球场上所有球童每人3千!

  不经意间,皎月已高踞中天。漫天清晖乳雾般温抚这世界之外的世界——文人、士林代代传袭的桃源梦境,难道也会寓于这现代文明产物之高尔夫球场吗?为什么不会?这远离尘世的胜境,这优雅安详的人文,岂逊于桃源梦幻?其实这桃源梦境西人也有之。风靡一时的《瓦尔登湖》,不正是它的别种版本?只是棱罗之后又浩浩而来却悄悄而去的“棱罗”们,究竟有几个真正住到瓦尔登湖或“桃源”去了呢?

  无可厚非。梦境归梦境,现实归现实。有梦想终比没梦想好。

  况且,我可不想因为有了桃源梦想,就否弃都市和现代生活方式。那摩天大楼组合的光怪陆离,虽如浊天烟焰,让人时感逼灼,但毕竟是现代文明之花。因而,总有越来越多“飞蛾”扑它而去——存在就是合理的?不同的文明、不同的生活方式,自有其不同的魅力、不同的向心力吧。尤其在愈益现代化的方今斯世,“桃源”或“瓦尔登湖”也愈益飘渺、可遇而不可求了。但唯其如此,它们才越发可贵呢。

  恍惚间,我听见细密如毯的草坪上,每一茎小草都在低吟。吟唱着满心的欢喜,讴歌着自豪的家园。那歌声,有点像鳞光点点的银杏湖中,那泼剌的鱼跃;又有点像果岭下水池里的蛙唱;亦有点像沙沙细雨般虫鸣;乃至,那沐浴着清晖的树冠之间,簌簌的风语……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