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庄户人就要“凶”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3-15 16:28:03

    泰州方言里,“凶”,一般不指凶狠,而指健康、健壮。比如见到久未谋面的故交,寒暄的时候会问:“家里老头老妈还凶啊?”

  “凶噢,凶噢,凶得不得了,老头一顿吃两碗饭,还能拉犁,老妈家务事管过去,还能帮着到田里薅草!” “唉哟,不简单不简单!该是将近八十岁的人了吧,还这么凶,儿女的福气啊!”

  瞧,这里的“凶”,不仅指长寿,还指能吃能睡能干活的结棍,“结棍”又是方言,指像棍子一样结实,耐打抗磨。

  庄户人种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摸虾捕鱼,喝酒打牌,过得舒心滋润。偶染小疾,也不谈“病”,用“不好过”三个字代替。问:“三婶呢?怎么没见她一块来掐头?”“三婶不好过,躺床上歇歇……”于是,妯娌抽空赶过来,看望躺床上的三婶:“三叔说你不好过,来望望。”那边略欠身嘟哝着鼻子:“浑身发瘫,没劲!”“受凉了,弄葱白煮水喝,一两顿就好了,没有葱到我家屋后弄,一大畦,下了旺肥,指头粗!”三叔回来,果真到大嫂家弄了葱白煎了水给病者喝下。第二天,病者就能烧锅煮饭了。

  如若说某人“不凶”,那顶真是大病。屋后吴大伯五十刚过就“不凶”了。吃饭打哽,去县人民医院查,说是三五个月的人事,叫他回家吃好喝好。吴大伯茫茫然跟着吴大妈回家,本来锃亮的眼睛眼看着凹下去。亲戚邻居去探望,回来都慨叹:力大抵牛的人,说不凶就不凶了,人还有个啥意思?

  吴大妈卖了家里库存的一千斤小麦,然后带着吴大伯去南通看儿子——他儿子因为犯事进了班房,“无论如何不听话,也是自己儿子,让老头去看最后一回,也算了这一辈子的缘……”

  看过儿子,吴大妈哭过一场,就预备吴大伯的后事。棺材订了,寿衣做了,眼看日子一天天临近,吴大妈又就着暮春腌晒了一帘子的霉干菜。旁人问:“腌这么多做啥?”吴大妈也不低声:“等他倒下来,可不要许多?”来人点点头。屋内,吴大伯虚妄地坐着,看上去不悲不喜。

  但是,医生说的五个月熬过去了,吴大伯也没有走,身体反倒轻松了些。庄稼人坐不住,吴大伯竟扛起锄头下了田。邻人德群从旁经过,气得一把夺下吴大伯的锄:“知不知道你死到临头了?还干什么干!”吴大伯说:“好过些了,就出来做做……”德群急了:“你得是癌症啊!得癌症还不好好歇歇!”德群把吴大伯押回家,顺带把吴大妈臭骂了一顿:“男的做了一世,要死了,你还不让他享两天福!”直至骂得吴大妈泪水涟涟,德群才心满意足地下田去了。

  一年过去了,吴大伯依然活着,而且真的“凶”起来了,能挑半担粪。德群却倒下了,死在田地里。吴大伯的病大概是被医院看错了吧?庄家人懒得探究,“只要人凶龙凶虎,管他对和错!”

  “凶”一天,就好过一天,就做一天,这是庄户人的处事哲学。

文/月方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