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那个跛脚的她怎么也爱不起来的人,竟然为她捅了负心汉……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3-28 17:45:36

   好好待马六

  章小雅答应了跟马六睡。虽然没有太多的爱,甚至彼此还生疏,但她豁出去了。

  马六翻下身,问她:难道你不愿意?章小雅睁开眼,急急地说:我愿意的,你待我这么好,我怎么会不愿意?马六有些尴尬,咕哝了一句:好像只是交易,我救了你,而你觉得愧疚,然后赴死一般地报答。章小雅脸红了,她没想到木讷的马六竟然能揣摩出她的心理活动。

  章小雅是落难了。当她在异乡这个清冷的城市被撞得差点死掉的时候,就是马六这个跟她没有半点干系的过路人拿出自己的积蓄救了她。她这一次的命应该算是马六给的。所以命都是马六的了,还怎么可能在乎这具躯体?况且他说要照顾她一生一世。她想,二十五的年龄也应该有个家了,而且马六在这座黄金城市有套蜗居,多好。

  马六看起来有点老,有点丑,右腿还有点瘸,这种种都令她无法对他产生直接的爱意。其实她心底是有喜欢的人的,那是个面相霸气,说话霸气的男人。

  她那时太迷他了,以至于把他的甜言蜜语都当了真。当她跟他在一起不久后才知道他其实是个烂男人,赌博、打架、玩女人样样精。有次为了一个女人跟女人的老公打架,然后把人打成重伤,再然后他便逃跑了,至此杳无音信。

  现在这些风花雪月在章小雅眼里已变得云淡风轻了,重要的是现在她遇到了一个好男人。即便没有爱,他也是温暖的。他在菜市场还有个鱼摊,每天起早贪黑地干。她决定放弃那些条条框框的念想,好好相待马六。

  章小雅自由了

  跟了马六就意味着章小雅从此也要沾上令人懊恼的鱼腥味了。可这是新生活的一种生活方式,她必须适应。很快,她对这种生活便厌倦了。虽然马六很照顾她,只是让她看看摊,收收钱。

  后来他遇到了常来他们鱼摊买鱼的张辰光,是家厂子的老板。他很照顾他们的生意,每天来他们摊位买很大量的鱼。马六一看到张辰光来,黑丑的脸便像开了花一样,漾着无限欣喜。再碰到张辰光来,章小雅便有意与马六拉开了距离,好像在暗示张辰光自己与马六是没有任何干系的。

  有一次,马六不在,张辰光便在摊位上逗留很久。在接鱼袋子的时候,章小雅的手里多了一张纸条。张辰光临走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说:小雅,这个工作不适合你。她脸红了,局促地低下头一声不响。纸上写着张辰光的手机号码,第二天她便毫不犹豫地拨了电话。很快,两人见面后牵了手开了房。张辰光用蛮力直接扑倒了章小雅,他们忘情地吻着。后来章小雅想,接下去马六怎么办?

  章小雅不爱去鱼摊了,马六说你就呆在家做做饭吧。那以后,章小雅整个人从萎靡变活了,马六看见她快乐也跟着乐。

  在床上,马六更卖力了,说要章小雅替他生个孩子。可章小雅偷偷背着马六吃避孕药,她真的不愿意就这样跟马六潦草一生。所以当马六再缠着她的时候她不再悲壮地迎合,而是不停地找借口推脱,能拖就拖。可这个老实的男人真以为她不舒服,给她泡红糖茶,晚上又给她泡脚揉搓脚底,还要拉她去看病。然而,章小雅的心真坚硬,她把眼看向一边,然后跟马六说她要离开了。马六听后沉默了,好久,他说他知道她跟着他是委屈了,她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很快章小雅自由了,马六没缠她,这点让她松了口气。走了很多路回头看,视线里那个孤单的身影令她心口还是泛了酸。可是,一切都结束了。

  有了杀人的心

  章小雅住进了张辰光买的小高层,生活陡然换了副模样。张辰光忙着做生意,章小雅忙着做富太太,走路摇曳生姿,笑容清浅满足。

  那天在电梯里,章小雅就那么一眼,眼睛瞬间直了。她竟然看到了王城。两个人面对面站在空间狭小的电梯里时,章小雅觉得自己有种缺氧的晕,王城不管不顾地抱住了她,不相信地问:章小雅,是你吗?章小雅木讷地点头,身子轻飘飘的。

  最后她被王城拉着一路跑啊跑,两人便跑到了江边。章小雅想骂他的,可一出口的话却是:王城,你瘦了。王城说他混账,不是男人,做了逃兵。

  章小雅说后来他的父母出钱摆平了那个被他打伤的男人,问他怎么就这么傻躲外面不肯回来了。王城只说想争口气,希望能干出点名堂再回去。章小雅在那一刻就恨不起来了,只是觉得他也不容易。可是现在她已有了归宿,难道再来一次奔赴?显然不可能了。所以当王城抱着她想跟她亲热时她推开了,她知道她以此刻的身份跟王城纠缠实在不好。

  章小雅只想扮演好现在属于她贤妻的角色,可张辰光好像有了变化,很多时候夜不归宿。问他,只说厂子里忙,可章小雅觉得不那么简单。后来她还是出钱找了私家侦探,真相让她愤怒。张辰光是有家室的人,并不是什么钻石王老五。章小雅气不过,跟张辰光挑明,张辰光却丝毫没有歉意,一副痞子的嘴脸,还轻松地丢了张银行卡说分手就分手。章小雅悲凉地想起一句话,一个女人在人生路上难免会经历几个人渣。在张辰光轻松闪出门的那一刻,章小雅有了杀人的心。

  迫切地想见到他

  章小雅打电话给王城,想让他去教训一下张辰光,被他这样耍她实在不甘心。王城竟一口答应,于是她报了小区,门牌号。

  后来王城便带消息来说把张辰光给捅了一刀,他不能留在这里了,叫她带钱来让他跑路。章小雅慌乱地一路找去,颤抖着问:你怎么把他给弄死了!

  死不了,没伤到要害。别啰嗦,我再不逃就来不及了。然后他从她手里抓了一大把钱头也不回地又跑了。章小雅只是很茫然,那个背影怎么看起来很猥琐,一点也不高大了?

  后来章小雅又怕了,偷偷跑去打听。张辰光是没死,不过伤得也不轻。不过她听说捅张辰光的那个人被抓起来了,章小雅的心一紧,难道不是王城?

  她买了水果跑去医院看张辰光,张辰光腰部被捆得严严实实地躺在床上。看到她来脸都绿了,气呼呼地说:是不是你叫马六来杀我的?马六?章小雅惊讶地张大了嘴。急着喊:马六怎么了?

  碰到你真是倒霉。那个马六来送鱼给你吃,当他看到我跟别的女人在家时,就认定我耍了你。然后疯子一样冲上来就打我,还用刀子捅我。在我们扭打时还进来了小偷,趁机动作利索地拿了我的皮包便跑。

  张辰光最后说了些什么,章小雅已经听不进去了。马六竟然这么傻,她的心生生地疼了。可王城会来这么一手,她的心更疼。她走在冷风中,脚步越来越快。她要马上去看马六,那个她一直爱不起来的恩人。她只是想迫切地见到他,很迫切……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