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好听(第三季)丨祖上曾经阔过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4-10 17:47:20

祖上曾经阔过 魏玮

扬子晚报副刊去年10月14日推出“好听”栏目,第一季和第二季在扬眼APP和B座西窗公众号两个平台同时推出,扬子晚报副刊各个版块的文章被插上声音的翅膀。现在,“好听”第三季在明媚的春意中如约而至——邀请南京师范大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大学生以及本报读者献声朗读,用“好听”把你的耳朵叫醒! 

 

NO.11 祖上曾经阔过

作者:张粉英

朗诵者:魏玮

(B座西窗朗读志愿者,南师大播音主持专业)

去拜访一位朋友。他正在院子里洗刷一只碗橱,见到来人,自我调侃“有钱没钱,洗洗过年”。他家几年前就使用双开门大冰箱,厨房里也有新式橱柜,还好房子多,属乡间土豪,还容得下这只碗橱。

我饶有兴致地察看:很普通的木碗橱,上部对开的两扇网格中间有两组木雕图案,是四个循环相套的圆圈。这还是“奥迪”牌呢!我说。朋友笑笑,说,我们祖上也曾经阔过。

曾经阔过的祖上生活在偏远的乡村。朋友说。小时候,我们那里很多人家厨房里用“碗篮”,悬挂在水缸上方,篮子旁边绑着“箸笼”。这就是专门放碗和筷子的地方了,都由竹子编成,那时,家家屋后有竹园。小集镇上也有卖的,各种竹制农具,还有竹席、竹匾、竹床、竹凳、竹椅等等。竹碗橱就属于奢侈品,拥有木头碗橱就是暴发户了。前提是家底殷实,有大树。树比竹子难长,可能不是一代人能够实现的梦想,那过程,不亚于好几个五年计划。

我爷爷,在屋子旁边种了几棵刺槐。刺槐春天开一树白花,点缀在乡野灿烂的油菜花海里,香味盖过所有春天的田野气息,吸引着蜜蜂,嗡嗡嗡在屋旁转,是静谧乡间的美妙音乐。刺槐花和叶子可以喂猪,槐花开的季节里,猪吃得兴高采烈。我爷爷,冬天爬上去薅树枝,那刺槐越薅越高。那时候爷爷还年轻,那时候还没有我。

因为做碗橱,爷爷和奶奶吵了一架:树砍了,槐花就没有了,猪吃什么?每年冬天的槐树枝也没得薅了,明年烧什么?这是爷爷的意见。奶奶是反方,她义正词严:我们有儿子,家里得摆个高大上的家具才能吸引女孩。最后是奶奶用撒泼耍赖取得胜利,两棵长了20多年的槐树砍了,沤在门前水塘里。又一年,有人背着锯子斧头刨子来到家里,那是村里最好的木匠师傅。师傅每天汗流浃背地锯、砍、刨、凿,差不多一个月,打成了一只碗橱,外加一张桌子,几张大凳小凳。这几件家私往我家低矮草房一摆,登时蓬荜生辉,阔气非凡。开始有人为我父亲说亲了。那时候,我父亲12岁。后来,碗橱顺理成章传到我手里。

朋友说,他儿子前年在苏州买房定居了,这碗橱传到他这一代就掉线了,虽然还能用50年才会寿终正寝——毕竟是“奥迪牌”嘛,怎么折腾都不坏,不像如今的三合板五合板家具,乖乖糊乖乖,用几年就龇牙咧嘴,拆开来生炉子都不熬火,直接扔垃圾堆。

这是一个冬日斜阳朗照的午后,我和朋友在他家院门外闲谈。前方几十米就是一家工厂,建在曾经的稻田上。现代化工业气息咄咄逼人。我们谈的是一个祖上曾经阔过的故事,也是关乎惜物的故事。一声慨叹,算做对“祖上曾经阔过”的艳羡,也是对即将逝去的乡村美好的祭奠。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