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古园记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4-17 16:21:39

文/王太生

  一个园子里的曼妙时光,是一个人与一个园子,像一条鱼,不经意间,游进古人的房子,又游出。

  早几年,沪上某报资深編辑S先生打电话过来,说要到江北来,让我带他到几个地方转转。我说,看古园林吧。

  我说的古园林,是指清代两淮盐运使乔松年在江北的旧园子。那时园子尚未对外开放,游人很少,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S先生转悠半天,对我说,这个园子很好,跟苏州的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古园子就在老城一隅。偶尔有卖桃子、卖枇杷的,挑着担子,桃子一点红,枇杷一串金,从园子门口,吆喝而过。我除了陪过S先生,还陪过一群网友去过古园子。有人提议,以后我们每个月聚一次,每个人带一样菜,下午在古园子喝酒。

  这当然是不现实的,园子是公家的,当时又未正式对外开放。我们在园子里转悠半天,最后呈鸟兽散。当晚就有人在网上发我们白天在古园子聚会的图片。其中有一张是我。我站在园子里的假山上,抬头看屋宇飞檐时的表情,光线透过树的缝隙照在脸上,我有一只眼还眯着,眼角皱纹堆起了几尾,我站在树下,抬头看屋檐,心境沉静,表情十分自然。那张照片是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抓拍的,记录下我在园子里的曼妙时光。

  我在进园子大门时的神态也被人抓拍了。园子的门槛很高,有接近膝盖的高度。过去大户人家的大门不是那么随便好进的,门槛高,台阶也高,得有身份和地位。我在跨门槛时,一条腿抬起,一只脚落下的撒欢神态,慌不择路。

  从前这个园子是个政府招待所里的花园。我在园子里见过一个著名作家,那个作家是个邻县的人,回老家路过小城,住在过去房子主人的厅堂里。那时我还是一个文学少年,和几个比我年长的文学青年去拜访他,听他声音洪亮地谈文学。他谈文学时爽朗的笑声,弄得园子里的细杆绿竹哗哗作响。

  我在园子里还看到那位回乡的戏剧大师睡过的床,就在小姐楼下,一个转角的小厢房内。房子是窄窄的,床是窄窄的,床上还放了一条绿缎锦被。都过去多少年了,不知道还是不是大师盖过的那一条?

  我在园子里还拜访过那时的市长。那时,我二十多岁,市长刚从外地调来,临时住在园子里的一间客房里,正拿着梳子梳头。他是个胖子,人很客气,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我找市长时,觉得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好沟通的人,愿意听别人说话。

  旧园子,有的人来过,又走了。园子是时光的容器,它盛过从前的风,也装过从前的雨,满满一园子的阳光和风雨,古城的地气、痕迹还在那儿。一个园子里的曼妙时光,是一个人与一个园子,像一条鱼,不经意间,游进古人的房子,又游出。

  现在好多外地人都知道它,它亦开始卖门票,那些游客蜂拥而至。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