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寄一把秋风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4-23 17:32:21

文/董改正

我到田畈去游荡,拍了一些照片分享给南方的朋友。晚稻正在灌浆,稻秆子还是直的。苍耳叶子焦了枯了,苍耳还是绿的,寒露之后,一场雨几次霜后就黑了。玉米收回去了,秆子还站在地里,风吹着簌簌地响。乌桕的叶缘开始泛红了。树丛里的鸟换了,有一种戴红冠的,我没有见过,它们飞起来很吃力的样子,噗噗噗,噗噗噗,像是在笑。白茆花开了,阳光下是红的。狗尾巴草的穗子垂下来了。塘里的荷叶黑了,像牛屎粑粑——李义山见了,定是要骂我煮鹤焚琴的。

朋友说:你把秋风寄给我了。

可不是?我所拍的一切都在秋风里,都有泠泠的光,都微微侧着身子,都有一股子爽净的气质。看不到风,却能感觉到,就像他说这么一句,我就能体会到其间的深意一样。“聊赠一枝春”,是人世的缱绻;寄一把秋风,是萧疏的况味。

每个人都该有赠春的朋友,浓烈,热切;载酒狂歌,勾肩搭背,虽万人吾往矣。也要有抓一把秋风相送的朋友,相知莫逆,却秋水长天,平日里浑似相忘于江湖,但念兹在兹,虽千万人莫赎。这样的朋友传达和感知与春日颇不相类,它是要闭着眼睛或是凝神出窍来感受的。比如说俞伯牙弹奏,钟子期闭目说:“善哉!峨峨兮若泰山!”或者是:“善哉!洋洋兮若江河!”这样的朋友就像图画里的秋风,看不见,却在你的生活里,生命里。

很幸运的是,带秋意的朋友我有几个。男小禾是一个,他时不时骂我几句,原因是他看到我不够努力。在遇到困难时,我总会给红树兄打电话。瘦得跟蛤蟆的老胡是个妙人,我头疼未能赴约,他要送我锁阳和肉苁蓉。大圩是个难得的君子,平日看不到他,有好事就接到了他的电话。一次有一个月没他消息,接到电话他出现时,给我带来一包香椿头。他知道我爱这口,可香椿头很难采的。一朵风是个怪才,我说他在小城是百年未遇,他劝我别辜负了造物,别写豆腐干文章了,整一些长的。这些朋友都是带有秋意的,爽净,泠然善也,不似春风浩荡。

秋风是秋天的风,这不是废话。秋天的风是从成熟的物事里穿过来的,高原,林莽,秋水,孤鹜,成熟的或收获过的田野,成熟的物事一般都是简约的,都是接近体温的,所以秋风就很宜人,让人舒服。秋风也是历练来的,热烈变成了沉静,华美变成了简单,狂暴变成了温和,热切变成了微笑。

秋风一样的朋友是人生必须的。一句“我看到了秋风”,和“善哉!峨峨兮若泰山!”意思相近,背景是相知,是经历过岁月风雨后的淡定。如果有人在秋深时寄一把秋风给你,山遥水阔也不寂寞,星空寥落也不孤单;如果在秋意浓时,走过枫林晚,看到月落,听见乌啼,就想着抓一把秋风相送,你就是一个眉有秋意心有诗性的人,你必定丰富并且柔软。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