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壶容天下茶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4-23 21:44:02

   夜的大门是被谁推开的?

  问问镇上的人吧,大家一定会说,那肯定是到老顺兴茶馆喝早茶的老秀才魏老二了。

  每天雄鸡刚叫过头遍,魏老二的喉咙也和雄鸡一样开始痒了。雄鸡的喉咙痒了要打鸣,魏老二的喉咙痒了就要喝茶,因此当天上的启明星还璀璨着,老秀才便摸索着起床了。老伴被他搅了睡兴,气得骂他,老不死的,吃不够的茶,下世里叫你娘把你养在茶壶里。这倒真是个好主意,这样他就可以整天泡在茶水里,眼皮一睁开,就可以喝他的茶了,只是世上有这样大的茶壶吗?他笑着对老伴说,我今天就到丁山去问问做茶壶佬,叫他们做一把能让我困在里面的大茶壶,我死了也就不用睡棺材了。

  老秀才是有一把茶壶的,这把茶壶是他祖宗传下来的,也不知多少代了,老秀才私底下跟茶馆里的老友说过,他对这把茶壶的感情比对老伴的感情都要深。当然这样的话不能传到老伴耳朵里去啊,不然他的宝贝茶壶就得小心了。茶壶就是他的命,茶壶要是被砸了,他也就活不下去了。其实从古至今,江南的男人哪个不爱茶,哪个不爱壶啊。茶是乡里产的阳羡茶,壶也是乡里人做的紫砂壶,抓一把碧绿绿的茶芽,放在紫玉砂壶里,泡上烧得沸滚的铜官山的清泉,闭上眼,呼噜噜滋上一口,不醉也得醉了。

  柴扉吱扭一响,夜的大门就被推开了。东边的地平线已撕开了一道罅隙,一抹亮丽的朝霞迫不及待地从这罅隙里跑出来,飘飘逸逸的像女孩子扎在颈上的纱巾;淡淡的簿雾轻笼在寂静的河面上,虚虚渺渺地使架在河上的石拱小桥看起来似琼宇里的玉带金桥。其实这桥就叫玉带桥,有年头了,茶馆里的那些茶博士们考证过,这桥是佛祖用身上的玉片砌的。桥下有三两棵垂柳,这柳也有来头,传说是苏东坡栽的。风流文人苏东坡来阳羡访友,看上了桥下人家的一个女孩,就想在这里买地造房,娶亲读书。可女孩早已有了人家。不得,苏文人就在这桥下栽了几棵垂柳,向女孩倾诉他缠缠绵绵的情怀。因而这树就叫相思柳。苏东坡在宜兴做过茶壶,这茶壶现在就叫东坡提梁壶;苏东坡在闸口栽的海棠花还在,一到春天,就满树的锦绣。但苏东坡栽没栽过这相思柳,就不知了,反正老顺兴茶馆里一代代的老茶客都这样说,权当是个传奇,姑且听之吧。老顺兴茶馆就落在这相思柳后面的相思巷口。

  房还是是青砖青瓦的老屋,地仍是青砖铺的地,桐油漆过的木排门,岁月早已把它涂抹得灰暗斑驳。坐在茶馆里,便会使人油生一种不知今宵是何夕的感慨。肩头搭着只竹篮的老秀才赶到这茶馆时,茶馆的木排门已卸了,门后烧茶水的老虎灶上也已热气氤氲了,这时镇上的老茶客也陆陆续续地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大家和抹桌烧灶的老板娘打了个招呼,便端坐在八仙桌边,各自从竹篮里捧出自己的紫砂壶,抓上一把茶叶,让“阿庆嫂”泡上烧沸的山泉水,雾气氤氲的茶馆里,便听得一片“咕噜噜”的喝茶声,飘散的茶香把江南清晨的空气也熏染得清朗祥和。

  茶客们的喉咙让茶水润过了,便打开话匣子,播报起各自的新闻旧闻来:前贤村的王折脚在西施荡里捉到一只大甲鱼,这甲鱼有笠帽大;中巷桥边的工业园新开了一爿环保设备厂,名字叫得吓煞人,叫什么骏马环保集团有限公司,可连清洁工算在里面,也只有三五个人……外面的世界风云激荡,江南小镇的老茶馆里却永远是这样和风煦阳,小小的紫砂茶壶里有倒不尽的逸事趣闻,人间情怀。

  在旧时,镇上有人家起了纠纷,也都是到茶馆里来解决。冤家对头面对面地坐在这茶馆里吃“讲茶”。茶客们三言两语,就能理清冤家之间的是非曲折;一壶清茶,就洗濯掉了仇人眼中的阴翳,泡软他们心头久结的怨恨。当他们走出茶馆时,阴云密布的心境已变得清朗明净。

  茶是江南人的命,壶是江南人心头的宝,这命宝一样的东西并不见得多金贵,就像老秀才手里的那把平平常常的紫砂壶,只因倾注了他太多的情感,就显得比金子都金贵了。老秀才喝一口茶摩挲一下他的紫砂壶,再喝口茶再摩挲一下他的紫砂壶,在镇上开澡堂的吴秃子见了,笑话他:“老二,你的壶是苏东坡做的,还是陈曼生做的,要这样地宝贝?”老秀才嗬嗬地笑道:“壶容天下茶,缘缝知心友。我的魂、我的魄都和这把壶融合在一起了,你说宝贝不宝贝?”老秀才深情地捧起他的茶壶,那壶里装的不仅是润心润肺的茶水,还有悠悠的人生滋味。

作者夏正平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