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报到这天,老师的观察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4-24 12:20:15

  报到这天,低年级的孩子大多是牵着自己的父母,一个个走进教室的。小小的讲台,被等待报名的孩子们围得密不透风。当老师记下名字,收好应缴的费用和暑假作业,他们马上捧起一大摞的新书回座位,一边贪婪地嗅着新鲜油墨的味道,一边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和同学热烈交谈着。

  我用甜甜的微笑,迎接每一位前来报到的学生。小A,独自一人站在我的面前,他父母为了赚钱养家,每一天都异常珍贵,每一天都不能耽误。缴钱时,他照例递来的是一沓各式小票子,连一块的都有。我照例不用数,就一骨碌都收起来了,我知道,这些钱,他和父母昨晚已经数过很多回了。我照例对他表示感谢说,老师得谢谢你啊,有了它,老师给同学找钱就容易多了。

  从小A身上,我能看到我当年穷小子的影子。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学期区区几块钱的学费,我都不能从父母手中拿到囫囵的整数,总是那么几卷硬币。父亲是个走街串巷的货郎,他用针头线脑、糖果……换回来的,基本上都是一分两分五分的硬币。报到的前天,我们从里面拣出五分的硬币,反反复复数了不下十遍后,父亲再用报纸小心地将它们一卷卷地包了起来。但我有幸遇到了一位慈爱的好老师,他从来不挑剔我带的是什么钱,也从来不打开来一枚枚地细数。是他,用尊重和信任,呵护了我敏感而脆弱的心灵。我现在正是以同样的方式,在回馈小A他们,我知道,他们此刻最需要的是什么。

  小B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女孩,但是她天生像没长记性一样,回回开学,总要漏带点什么。她嘛,一高兴就会丢三落四。这次她少带了暑假作业,她低着头,不安地摩挲她的裙子。我付之一笑,说,没什么的,明天记得带来就行了。老师的宽容,是激活孩子希望的密码,小B他们,尤其需要我们的宽容。记得那年我读初一,兴奋得彻夜未眠的我,早饭都没来得及扒一口,就匆匆上路了。结果缴钱报名时,才发现录取通知书落家里了。为了能当天报上名,我来回跑了近五公里的路,等再次回到校园,汗水和着泪水,差点打湿了心中的一团热火。

  报到一般只要半天。在放学之前,其他老师一般都要跟孩子来个约法三章什么的,希望他们能及早收心。我却会郑重地说:“孩子们,暑假仅剩最后一个半天了,所以今天的作业就是抓紧时间,尽情地再玩一下午。”听过孩子们被我们理解后的欢呼了吗?——这一天是他们的节日。两个多月的阔别,几乎就是两个多月漫长的期盼,我们的任何“收心”动员,其实都不过是画蛇添足。

  报到这一天,孩子们就像花一样幸福绽放,晃动在眼前的,是他们一张张盛开的笑脸,飘荡在校园的上空的,是他们一路走来一路成长的馨香和芬芳……

作者:程建华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