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最后一位修表匠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4-24 12:25:21

  如果你要问哪里能修表,知道的人并不多,镇上唯一的修表摊在农贸市场对面的杂货店里,靠门处有张旧桌子,周边围着铝合金玻璃框。桌面上修理工具一应俱全,桌子下方一块三合板上贴有“精修各国钟表”字样。

  摊主丁师傅今年59岁,修表40载。这些年手机普及,手表已淡出人们的视线,生意萧条,每月一两千元收入,单独租个店面全搭进去也不够,只能租用一个店角。

  曾经和他同行的十多位匠人先后改了行,混得都不错,那个光头老张办了个公司,手上有几百万,就连手艺最臭的小李也靠养鱼养鸭买了房买了车。唯独丁师傅一人坚守旧业,他感觉相伴已久的摊头家什以及那两大箱永远配不完的零部件,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情深意长,有他在,需要的人才有落脚点。每当修好一只表或配走一两个零部件时,别提多开心。现在丁师傅服务对象除了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客户外就是给学生们配电子表电池,换个表带、表蒙什么的,收费低廉,偶尔搞到一两件年代久远的钟表也能转手发点小财。他上次花200元收了个老本钟,被一个古董贩子看中,缠住不放,最后以2000元成交,满以为赚了一笔,后得知这个钟转卖到香港,值两三万。

  丁师傅早在1971年就进了钟表店当学徒,那时正逢“上山下乡”,能谋得此业,倍感珍惜。一件印有红色“亨得利钟表”的工作服足足让他风光了好一阵子,那年代能戴上几十元一块的“紫金山”、“钟山”、“琼花”、“苏州”表都让人羡慕不已,如拥有120元一块全钢防震17钻的“上海”表比现在的人开“宝马”还要气派,那时的年轻人结婚讲究“三大件”,其中“上海”表必不可少,由于人人戴表爱表,维修保养,匠人们生意十分红火。

  年轻时的丁师傅勤奋好学,一块表从拆卸清洗到安装上油一个小时不到搞定,他曾用手工为一块“罗马”表做了一个国内配不到的“擒纵叉”,效果很好,那个难度让所有修表匠咂舌,丁师傅也因此名声大噪。

  后来,电子表、石英表流行,当大量货源从境外不断涌进市场后,价格低到和一公斤猪肉的价钱相等。机械表市场和修表业从此走向没落,九十年代后期手机盛行,彻底取代了手表,匠人们朝不保夕,纷纷转行。

  现如今大多数人用手机看时间,也有既用手机又戴表的,那可是上万元的世界名表,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名表质量好,用个十年八年不会出问题,而且有指定的维修点。有位老板拿了块“欧米茄”表找到丁师傅修理,谈妥260元,取表时拿出三张“老人头”说“不要找啦”,像这样的大单一年碰不上几次。

  明年,丁师傅就拿退休金了,他说,到时这个修表摊就不摆啦。

作者:许满光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