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想念支教学校的那片野菊花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4-24 12:29:09

  三年前,我曾到一个边远地区支教。

  当地很穷,伙食也差,每天都要吃一些难以下咽的山菜,只有逢上过年过节,才能吃到从几十里山外运来的新鲜蔬菜和肉类。那里一年四季闷热,尤其是夏天,晚上要点蜡烛,蚊虫特别多,漫天飞舞,常常被叮得彻夜难眠。刚开始,我对那里的环境很不适应,常常为自己做出的决定懊悔不已。

  我带的班,三十五个孩子,调皮、厌学、贪玩的学生在班里占多数,我深知,对付这样的孩子,只能是攻心为上。接手以后,我就对他们逐一摸底,和他们谈心,家访,做成长记录,渐渐地,我发现他们都特别的善良和单纯,之所以出现厌学,是因为缺少朋友,缺少一个以一颗平等的心和他们对话交流的朋友。一学期的交往,我和孩子之间有了深厚的感情,也因为这份感情,让我忘记了生活的单调和艰苦。

  慢慢地,学生也开始信任我,愿意和我交流了。有事没事,一群调皮的小男生会跑到我的办公室,一股脑地将藏在小衬衣里的各种野果抖落到我的办公桌上,然后羞涩地望着我,老师,您尝尝,这些都是我们从山上摘的野果子,可好吃呢!女生的表达方式则不一样,她们会送来一些带露的鲜花,不乏有带刺的蔷薇、嫣红的指甲花、馨香的金银花,其中,我认为最漂亮的是野菊花,也是学生送得最多的。

  每逢秋季,当黄灿灿的野菊花开满山头,我的办公桌上也成了花的海洋。有时,孩子为了能给我送一些带露的野菊花,常常会起得很早,穿过荆棘丛生的山林,到很远的地方去采,衣服被露水打湿了,鞋子被湿泥弄脏了,有的孩子还常常弄得满身都是野菊花瓣。为此,我心疼地告诉她们不要采摘了,这样比较危险,但孩子们哪里肯听,甚至还展开了比赛,看谁采摘的野菊花更漂亮!我假装生气不收,但孩子们仍旧趁我不在办公室时偷偷地送。

  记得班里有个叫小婷的女孩,个头很小,身体瘦弱,每天早上,为了给我采摘最好的野菊花,四处寻找大片的野菊花丛。我不让孩子们采摘并拒收以后,这个聪明的小女孩竟然想出了一个“妙招”:每天早上上学,她都会在书包里放一身衣服和一双鞋,采摘完野菊花以后,她在学校门口请别的孩子帮她把身上的野菊花瓣弄干净,再用梳子把头发整理好,换上书包里的衣服和鞋子,把换下来的衣服和鞋子藏好,然后再捧着野菊花到学校送给我,起初我看到她干净的衣服,以为是别的孩子采摘后让她来送的,直到有一天有人向我“告密”,我才恍然大悟……

作者:李同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