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平遥看戏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08 15:35:53

文/戎华

  在平遥古城,我看了一场大型情境体验剧《又见平遥》。本以为又是大场面、大制作、热热闹闹的“场面戏”,没想到,是一场有关文化、民俗的悲情戏。

  故事的情节十分简单:平遥城里在沙俄做生意的王掌柜全家遇难,只剩一独子漂泊沙俄。平遥城票号掌柜赵易硕,抵尽家产得银30万两,请同兴公镖局派232名镖师出征沙俄,用7年时间解救王掌柜独子回平遥城。赵易硕及232名镖师全部命丧他乡。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大型情境体验剧中,我们每个人一会儿是观众,一会儿是亲历者,一会儿是历史见证人;随着剧情的展开,我们从黑暗的平遥古城的城墙边走到了灯火通明的赵家大院,又随着人流涌入了镖局,再到市井气息十足的清代街市。实实在在,这是一场穿越。镖师洗澡时,水溅了我一脸;为镖师壮行,以酒洒地,现场酒气冲天。历史、时空、文化、情感交错其中,一不小心就会将自己“代入”。

  这是声名斐然的王潮歌的一场大戏。据说故事来自于王潮歌创作团队采风时了解到的平遥古城的一个真实故事。故事抓住中国人关于“血脉传承”的心结,同时突出了山西人仁德、仗义、厚道的形象,这是一出悲壮又沉静的戏。

  看完戏,当晚我们入住平遥古城的客栈。客栈门脸并不大,里面庭院深深,明显是个深宅大院。第二天早起,发现院子里砖雕石雕古朴,屋宇精雅,是一座一两百年的老宅,虽然苍老,但风骨犹在,并没有破败与潦倒之气。

  客栈的气息正来自于平遥古城,苍老而有风骨。明清时代的山西,号称“海内最富”,平遥则是全中国堂而皇之的金融贸易中心,仿佛今日华尔街。而且,这里早就是总部经济的代名词了,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里票号的总部大多设在平遥、太谷这两个县城的寻常巷陌里。

  平遥自然条件并不好,所幸平遥人善商贾,走得很远。《又见平遥》里的王掌柜走到俄罗斯做生意去了,在俄国十月革命时期遇害,想来生意一定是风生水起的;赵掌柜如此挺身而出,想来山西一定是讲究信义的,这正是当年山西人能统领全中国金融业的原因之一,这是一种人格的大气象;王掌柜的独子终归故里,说明平遥商人的出发点和归宿都是故乡,这也是所有平遥商人的人生轨迹。

  只是,现如今的平遥古城,一如全中国所有的古镇,被浮躁的商业气息笼罩,古城被浓妆艳抹了。什么时候,用一股清流,冲刷出一个充满历史厚重质感的、承载无数岁月故事的朴实平遥来?洗净铅华时,平遥的素颜,该有多美!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