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爱上中年沧桑男,他却突然消失……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08 17:48:43

   一次偶遇,让我掉进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恋爱中。可究竟是在哪里第一次偶遇张石?我却彻底忘了,遗失所有重要的线索,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一场情感,落到最后,却像饺子一样死死地坨在锅里,直叫人懊恼。我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从他看我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他的一个眼神就把我的心给勾走了。

  “你看起来很沧桑,而沧桑是一种性感。”我对张石这么勇敢地口吐心声的时候,他温柔地看着我,用那种足以致命的眼神欣喜地抚摩着我,片刻就使我周身发烫,飘然若举。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窒息。张石以一种成熟男人特有的沧桑味轻而易举地俘虏了我,而我那正风生水起的娇媚也恰是他止不住欣喜的理由。

  我确信这是第一次偶遇张石时发生的事情。而在以前,我是他的忠实听众。张石是本地一家电台的DJ,主持一档叫《都市夜航船》的节目。每晚十一点,调到那个频率,准能听见他的声音,低沉醇厚,蘸着那种迷死人的沧桑味,娓娓叙说都市男女的情感故事。本地拥趸者甚众,我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我心甘情愿地缴械投降

  甫一踏上这座城市,我便为它惊艳,欢喜在心底涨得满满的。于是,马不停蹄地投入这水深火热的世俗生活中:忙着找新工作,忙着交新朋友,忙着过新生活,甚至忙着打发闲暇时光……而几乎忘记了俞峰,只是每晚回到租住的单身公寓,看到他送给我的那两条热带鱼时,才会忽然想起他,仅仅一刹那而已。

  当我执意要来这座城市发展,而抛弃原来那座城市的生活时,俞峰说:“要么是我不够好,要么是你不够爱我。”我一直清晰地记得他说这句话时绝望的模样,那一刻,他的脸颊一阵抽搐,洼陷的双眸更是注满着悲伤。我却坚决地转过身去,不看他。那一刻,我很残忍。也许,每个人对待自己不够爱的人都很残忍。

  另一座城市,另一种生活,另一段开始。虽有两条热带鱼在我的单身公寓里永不疲倦地欢快着,但夜深人静的时候,寂寞还是无孔不入见缝插针,让我在夜里不由地竖起双耳听见自己的心跳,像是听着震耳欲聋的擂鼓声,于是,睡意全无,备受煎熬。偶然一次,打开手机APP上的某个本地电台,就听见了张石的声音。真有味道!从此迷上。

  本城很多听众打进热线把自己的困惑一一倾诉给张石,张石便走进他们的情感世界,游刃有余地一一解开那些困惑的结。我边听边想,如此经验丰富而又机智异常的男人怕也是个花心的男人吧?可那一次,当我和张石狭路相逢时,便想,即使他是个花心的男人,我也心甘情愿地缴械投降。

  男人和男人是不同的

  男人和男人是不同的,张石和俞峰就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俞峰和我是大学同学,年纪也和我一般大,毕业后,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可工作不长时间,我就做到了部门经理,他还是个普通员工。但后来,我还是成了他的女朋友,理由可能是因为寂寞,而不是因为感动。

  俞峰有着许多在我看来完全是孩子气甚至可笑的举动,譬如,每当我眉飞色舞地谈起公司业务的时候,他就会垂头丧气地坐在电脑前,半天闷闷不乐,一句不搭我的腔,好像我戳到了他的软肋似地。我觉得,男人应该要有事业心,而不是整天自怨自艾,老是沉迷于网络游戏。还有,每年我的生日要到了,他就会跑去一座老远的寺庙求一个平安符给我。这让我哭笑不得,我觉得,他如果把这份心思用在工作上,我会更高兴。

  总之,俞峰对我来说是透明的,是可以轻易把握的。可我总感觉意犹未尽,根本做不到把情感全部给予他。即使和他拥吻时,我也显得心不在焉。我不断感觉到自己的敷衍和勉强,于是,只好选择逃离,残忍地逃离。

  而在张石面前,我觉得自己像个无知的孩子,无论他说什么,我只有聆听的份,没有任何插嘴的空间。可我却没有丝毫挫败感,相反,我很享受这种感觉,这让我重新温习着孩提时代襁褓中的温暖,一种安宁的温暖。毫无疑问,和张石在一起,我才会竭尽全力地为一个男人绽放、盛艳、燃烧,毫无保留。

  快乐着彼此的快乐

  张石对这座城市异常熟悉,熟悉到每个角落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他都知道。他开着车一会儿到东,一会儿到西,寻欢的鬼点子层出不穷。我总是乖乖地跟着他。理想中的爱情也不过如此吧,两个人快乐着彼此的快乐。

  不过,遗憾的是,我们总是在深夜才在一起游荡。零点时分,我就坐在广电大厦对面的那个寿司店里等着张石。他下了班便过来和我一边吃寿司一边聊天,告诉我许多这个城市当天发生的趣事。有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就会兴奋地叫出声,拉着我的手往外跑,跑到一个可以让我们玩得尖叫起来的地方。他玩起来,也像个孩子,疯得很!但和俞峰的那种孩子气截然不同。

  往往尽兴过后,晨曦就有些微明了。张石上午可以休息,我却不可以,因为还要上班,但我一点也感觉不到疲惫。也许,我心中的那一份爱就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此刻火焰正旺,把一段段相聚的时光煅烧出一颗颗钻石,颗颗璀璨夺目。

  做爱是不可避免的重头戏,张石总是一点一滴地剥开我,然后一点一滴地品尝。他说我是个特别的女孩,要点滴不漏地记住我。我闭上双眼,用一颗颤栗不已的心恭迎着张石在我的身体上一路尽情品尝山娇水媚。可当我一睁眼就看到他脸上那些近在毫米之间的散发着沧桑味的皱纹时,便情不自禁地想,这肯定是以往的爱情刻上去的,他应该是有妻室的人了。那一刻,我心中的迷醉就会迅速下沉,直至完全冷却,却装作不动声色。

  我会等你回来的

  俞峰常常会主动联系我。俞峰说:“你过得好不好?”我说:“过得很好啊,你呢?”他说:“我也很好啊,我现在比以前努力多了,玩游戏的瘾也彻底戒掉了。公司领导开始重视我,并有意提拔我做部门经理。”我就嘻嘻地笑:“何必勉强自己呢?”他也笑:“人总是要学会长大的,否则女朋友一个都留不住。”

  俞峰说:“你在那边有男朋友了吗?”我不理他,他就自顾自地继续说:“我想你肯定是有了,那么漂亮的女孩能留得住吗?”他忽然又凶巴巴地说:“不许你有男朋友!”我听了就会笑,有些不屑地说:“你老是这样孩子气!怎么会留得住女朋友呢?”俞峰听了就沉默,而后很认真地说:“我会等你回来的!”

  我承认,我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感动的,但那些刚刚泛起的涟漪很快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说过,我不喜欢孩子气,即使喜欢,也是像张石那种有深度的孩子气。

  我们先冷静一段日子吧

  张石每次来我的单身公寓,总会入神地盯着那两条热带鱼。有一天,我开玩笑地说:“喜欢吗?喜欢就送给你。”他听了只是嘿嘿地笑。我敏锐的双耳却从他的笑声中捕捉到一丝尴尬,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尴尬?后来,他说:“我从不夺人所爱!”我听了很不舒服。

  我渐渐语带机锋。其实,我只是希望张石能主动告诉我一些事情,可是他却一直保持沉默。等待中的每一天,都充满着猜度和臆想。渐渐地,我风度尽失,暴躁无比,和任何一出爱情戏中的怨女没有分别。我为自己失去风度而羞愧,但就是没有办法控制。

  以前,当俞峰送我热带鱼时说“我希望它俩替我照顾你,也替我监视你。”我还笑话他孩子气,可现在,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原来,当你足够爱一个人,都免不了会有孩子气般的占有欲。每当张石从我的公寓撤离时,这种占有欲便马上跑出来入骨入肉地锥刺我。

  我开始有意识地逼迫张石,终于有一天,自己骗自己般地脱口而出:“你什么时候娶我?”张石看着我,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瞪着眼睛说:“我怎么娶你?”那一刻,我曾经迷恋过的有深度的孩子气使得张石真的像一个孩子,一个骄横无礼的孩子,他的眼里分明在叫嚣着,走开。走开。我无比委屈地说:“难道我的要求很无礼吗?”而后,放声大哭。

  争吵有了开头,就会永无宁日。最后,张石说:“我们先冷静一段日子吧?”尚存的自尊迫使我答应了他。

  直到有一天,我在单身公寓里忽然想起张石已经好久没有来了,于是惶恐,赶紧打开电台,《都市夜航船》已经不是他的声音了。

  张石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我在那些我们曾经一起尖叫过的地方守株待兔,却一直未能再次与他谋面。

  彼此什么才最需要

  时间是良医,对于张石突然消失的事实,我已经没有先前那种削骨剔肉般揪心的痛了。某个深夜,我睡不着,眼睛一直盯着那两条热带鱼。忽然毫无预兆地把手机上的电台调到那个熟悉的频率,却还是那一把熟悉的声音,我又开始激动不已。张石终究还是遗留给我一份颤栗。

  “前一阵子,我休长假去了……”

  “……有个中年男子,他可能对自己的婚姻不满意,或者,根本就是花心,所以就接受了一个女孩的示爱。但结局却早已注定,他根本就不能许这个女孩一个未来。后来,虽然他选择了离开,但对女孩的伤害已经无法避免。今天,他想对这个女孩说声对不起,也想对那些面前有诱惑的人说,有些爱,你可以绕过去的……”

  熟悉的声音不知何时戛然而止,背景音乐铺天盖地涌上来,一首忧伤的《电台情歌》。

  “……关于爱情我们了解的太少,爱了以后又不觉可靠……我们一直忘了要搭一座桥,到对方的心底瞧一瞧,体会彼此什么才最需要,别再寂寞的拥抱……”

  原来,他也早已明了他和我的结局。   

     文/  孙锐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