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据说有人在黄浦江里捞起一条金鱼,那条金鱼居然开口说话了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09 15:37:12

文/陈茂生

  据说有人在黄浦江里捞起一条金鱼,那条金鱼居然开口说话:放了我吧!可以满足你三个要求。那人使劲想了想说:行!能来点阳澄湖大闸蟹吗?金鱼说:可以,你回去吧!那人将信将疑地回家一看,家门口放着好几个快递盒子,都是来自阳澄湖的新鲜螃蟹。那人高兴极了,转念一想不是还有两个要求吗,不用白不用。于是回到江边拍了拍手,金鱼游过来说:你好,有什么要求?那人拍拍脑袋说:要个上海车牌;金鱼说:可以,你回去吧!回家一看电脑屏幕上显示“恭喜您成交了,中标价86500元”;那人喜出望外赶紧又回江边拍拍手,金鱼游过来说:你好,还有什么要求?那人豪放地大声说:要一套中环以内的新房子!金鱼转过身去说:你回去吧。那人回家一看,螃蟹没有了、车牌没有了,更别说房子了。正懊恼中,猛然听到有人说黄浦江不能钓鱼……陡然一惊,原来是南柯一梦。

  据说有篇小学生作文是这样写的:“路上有一条鱼,还是活的;捡回家炸着可好吃。想了下:有鱼要有油还要厨房还要找个媳妇来做,有了媳妇就有丈母娘。娶媳妇要房、要车、要钱!恍然大悟赶紧把鱼扔掉。最近房价这么涨,这鱼一定是开发商扔的。妈呀,差点上当!”从一条鱼到一套房,就这样用牵强附会的“逻辑”联在一起,竟也引来不少关注和转发。

  这些是与楼市有关的段子吧。或是说若觉得周围万千事物都能与房子挂上钩,那么不是眼光有偏差就是环境有问题?或是说有关楼市的那些事神仙也没办法?或是说如今寸土寸金,要“一套中环内新房子”已是不切实际、贪得无厌的象征?尽管这比那位俄罗斯渔夫索要金碧辉煌、仆人成群的宫殿“低调”很多。不过当下行情就是如此,不同时期“贪婪”的标准不一样。譬如“有房有车”一直是结婚的物质标准,以前有个自行车和三层阁即能“牛皮哄哄”;如今就算有小轿车和公寓房也要“低调”,因为还有品牌和大小的区别呢。

  据说“等房子降价了就结婚”与“等股市涨了就结婚”一样,已同时入围“最靠谱逃避婚姻理由榜”。在民政局离婚室前听一对小夫妻笑嘻嘻地拌嘴;妻子埋怨丈夫不争,靠你还想买市区的房子?丈夫责怪妻子不惠,看你就像老早“十六铺刚刚上来的”。旁人以为这是一对即将劳燕分飞的冤家,而他们很不以为然地振振有词:“分离”只为今后孩子“学区房”耶,如今感情不深哪敢“离婚”?以前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利益当前,坚守没有证书的情感更可贵,哪有“亵渎”之意?只因没有滴水不漏的政策,所以现实也就更加“骨感”,若不及时跟进,往往来不及唏嘘就被噎得胸闷。

  如何让火热烫手的楼市降温当然是政府与专家的事情,而房价高了段子也多,各种意味海涵其中,买房的盼涨价,没买的盼跌价,站在道德高地判定谁对谁错,肯定没人理会;所以普通人就靠编点段子诙谐一把。段子多了也是“文化”,至少是“俗文化”的重要一脉;没买房的可以学学,说不定就能抒郁解痉排气舒闷;买房的也应学学,不要做那个浦江渔夫,毕竟“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