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永和园汤包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14 17:55:48

文/丁帆

  永和园始建于清末的光绪年间,前身为雪园茶馆。据说曾几易地点,但我小时候所去的永和园就是贡院街上的那爿门面店。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我们天天都盼着星期天爷爷带着我们进城洗澡。节目程序是不变的,先是去三星池,或健康池,或大明湖去洗澡,然后就去永和园吃点心。永和园的几道冷盘菜肴都不错。我最早尝到肴肉的味道就是在这家店里。当时我并不懂得什么菜系,只知道永和园的一道煮干丝挺好吃。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份煮干丝的模样:汤色浅白,上浮一层黄色的油,一撮生姜丝置于冒出汤面的干丝丛中,亦可见肉丝、虾仁、笋丝夹于其中,而干丝切得并不像我后来吃到的扬州大煮干丝那样细,而是较粗,入口却有质感和咬劲,可满足那个饥饿年代里人在吞咽食物时的那种快感。真正当饭来吃的大餐就是小笼汤包了。第一次吃汤包时,我还不懂规矩,一口咬下去,竟然把舌头给烫破了。后来吃多了,便有了经验,什么轻轻提、慢慢移、先开窗、再喝汤之类的规矩是无师自通的。

  在永和园吃小笼汤包最轰轰烈烈的一次是在1964年,那年我爷爷高血压住在南京市中医院里疗养。出了医院大门,斜对过便是永和园,我忖度祖父住这家医院,是为我们来看他时吃小笼汤包方便吧。适逢我叔父从北京来探望我祖父,于是一家人就在永和园吃饭。但是这次吃汤包的经历真的是太令人难忘了。随着跑堂服务员的一声长吼:包子来了!只见远远高过人头的八笼包子冒着热气滚滚而来,其视觉冲击力绝对可观。笼屉堆在桌子上像座山。那时候没有包间,大堂里其他食客都把目光移向我们这一桌,不禁使人胆寒。父亲赶紧让服务员分成两摞,降低高度,以求低调。我把头埋在桌下,生怕碰上熟人,尤其是老师和同学。殊不知,那是一个如火如荼的“四清运动”时期,阶级斗争天天讲,一俟上纲上线,岂不是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活典型吗?于是,匆匆吃了几个包子,也不知肉味,逃也似地离开了。一直到“文革”时期,每每去夫子庙路过永和园都心有惴惴,余悸未消。

  其实,永和园名气最显赫的时期就是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因为那时附近的剧院和游乐场经常是有大师和名伶光顾的,尤其是京剧大师梅兰芳和相声大师侯宝林都去过永和园用过淮扬名菜,品尝过小笼汤包。梅大师被人认出后从后面溜走,侯宝林说了一个段子才脱身的酒肆茶馆谈资,让这个酒店茶馆名声鹊起。更有那当代草圣林散之为了吃一顿永和园的小笼汤包、大煮干丝和酥烧饼,让儿子背着,非要上永和园的佳话,让其在文人圈里有了相当地位。永和园的大名,有林散之留下的墨宝“江南名店”为证。

  90年代以后,我只去过永和园用过一次餐,那时已然是经营菜肴为主了。后来,我只有去杨公井的“小上海”吃小笼汤包,再后来,“小上海”没了,就去寻“鸡鸣汤包”,现在只去“四川酒家”吃小笼汤包了。

  于是,悟出了一条吃货的真理:人的味蕾是跟着感觉走的,而不是店招。哪怕是百年、千年的老店,你骗得了人的眼睛,却骗不了人的舌头。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