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公交车哲学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14 17:58:07

文/沙爽

  每次到外地,如果时间足够充裕,我通常乐于乘坐公交车和地铁。似乎只有这样,才让我感觉自己真正进入了一座城市的内里,一点点触摸到它真切的呼吸。

  那一次是在沈阳。我上车的时候,车门旁边正巧有一个空位。过了两站,一位老人上车,我下意识起身让座。老人谦让再三,坐下了,但是又深感不安,似乎接受了一个陌生晚辈的厚礼,总觉得有所亏欠。于是我有意站得离她远一点儿。但老人一直留意着我,过了两三站,又招呼我回去坐。见我执意不肯坐,老人提出帮我拿提包。包倒是不沉,老人把它安顿在自己的膝盖上,终于安下了心,高高兴兴地把沿途的那些老地方指给我看。

  临下车之前,老人把我按到座位上,怜惜的神情让我心头温暖。

  这件事本来早已过去,但是事后想起来,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在我常年居住的小城,很少有老人为遭遇让座而表现不安的,恰恰相反,他们早已习以为常。这难道是说,沈阳的年轻市民们素质有问题?

  后来我明白了:这种事情与素质无关,无法以空洞的道德进行解释和评判。毕竟,沈阳城实在太大了,公交线路如此之长,这么多沈阳人和外地人穿梭其间,公交车上往往座无虚席,连地铁里也满满当当。这就意味着,如果你让座于人,自己很可能需要在拥挤中坚持站立一个多小时。而身体上的劳累还在其次——站立着的乘客永远比坐着的乘客更有可能遭受小偷的觊觎和光临……那种时刻紧张着的小心和防范,足以让人心生烦躁。

  而我所在的小城,恰恰因为地域狭小,最长的公交线路也只不过运行半个小时。而且,只有市中心的繁华区域乘客较多,所以一旦有老弱妇孺上车后没有座位,青壮年乘客基本都会主动让座。

  忽然就想起之前看过的关于台湾公交车的故事。

  在早年的台湾,公交车一驶进站点,乘客们顿时在车门口挤成一团。因为车少人多,这个过程基本上是一场体力竞赛。此种景象不幸被一个喜欢大惊小怪的美国人看到,写了一篇文章大发感慨。台大的学生们对此深以为耻,遂自发展开一场道德自律号召。这场运动的结果既出人意料又顺理成章:大学生们尝试的君子风度丝毫于事无补,公交车满载挤车胜利者扬长而去,留下道德模范们望车兴叹……时间一长,一切又恢复原状,这场既有决心又有行动的道德运动就此宣告失败。

  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台湾的公交车班次提高到每几分钟一趟,结果是,乘客们个个彬彬有礼了,似乎民众素质一夜之间大幅度提升,蜂拥挤车情状随之绝迹。

  显然,挤不挤车,或者让不让座,这不应该仅仅归咎于道德问题。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