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好茶配好水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15 17:43:11

文/胡竹峰

  好茶须用好水,不然,纵有好茶也不得入味。张大复《梅花草堂笔谈》云:“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耳。”

  我乡多山,山常有泉。那水晶莹不可藏物,顺涧而流,自成清溪。人缘溪徐行,溪底砂石清晰可见,鱼纹虾须历历在目。水凉且润,触手有冷意,遽然一惊。乡人日常起居皆赖此山水。犹记村口一眼泉,水质清洁,用来泡茶,甘滑无比。想来闵老子当年泡茶的惠泉之水也不过如此。经年所用之水,无有匹敌者。惜乎我乡偏僻,无人赏鉴耳。

  水贵活,存得过久,水性僵了,入嘴硬一些,发不开茶味。刚打上来的山泉水,归家后即来烧用。水不可烧老,烧至水面微微起了涛纹即可。

  古人用雪水、雨水泡茶。《红楼梦》第四十一回中妙玉给贾母喝的茶,用的即是“旧年蠲的雨水”(蠲,音同涓,清洁之意)。后来宝玉、黛玉、宝钗几位在妙玉耳房喝茶,又换成了玄墓蟠香寺梅花上的雪水。妙玉收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鬼脸青的花公瓮一瓮,埋在地下五年。

  有古人说,雪水冬月藏之,入夏用乃绝佳。但我以为,此番藏水法,有悖常识。妙玉将雪水埋在地下五年,真真替她担心,恐成臭物一洼了。我宁愿相信贾宝玉《冬夜即事》里说的,扫将新雪及时烹。

  据说雨水清淡,雪水轻浮。雪水吃过一次。十来岁时,有回落雪,我好奇,在松枝上扫下几捧雪球,化开来烧水泡茶。水是滚的,却有凉意,不是口感的冰凉,而是说水质的火气消退净了,入喉如凉性之物。说雪水有轻浮的口感,也贴切,但更多是空灵,有“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之况味。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