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情深缘浅 那封不慎丢失的“情书”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16 17:53:23

   图片

  悠悠岁月,波澜不惊的生活,每当风起的时候,不经意间会想起那些曾经穿风衣的日子,想起我的那件粉红风衣,更想起穿着那件风衣时不慎丢失的那封没有看到内容的情书……

  思绪飘到很多年前,那时候没有手机,电话也不普及,联系的方式只能靠书信。青葱年华里,我在小城的一所中专读书,酷爱写作的我,课余写了不少文章投到报纸和电台,我的文章在当地电台播出后,认识了许多笔友,雪花般的信件带着美好的祝福和友好的情谊飞到我的手中。其中一封男生的信件很特别,引起我的注意,那是一封来自本地乡镇的信,信封的邮票新颖别致,与众不同,每次来信,信纸都浸透着淡雅的香气,而信纸的叠法,每次都不重样,信的内容,除了问候以外,便是一首首余味悠长的小诗,字体苍劲有力。我特别盼望和喜欢他的来信,好看的邮票,飘香的信纸,一首首他写的灵动的小诗,龙飞凤舞的字体,是怎样一个男生如此用心地给我写信呢?我捧着信纸总是爱不释手,一读再读。

  后来,通过了解,我知道男孩高中毕业,与高考失之交臂后在父亲开的棉厂工作,他喜欢文学,最喜欢诗歌,业余的时候练练毛笔字,写写诗,能和同样喜欢文学的我诉说交流是他最快乐的事。我们互相寄去了照片,照片上的他给人稳重厚道腼腆的样子,他说自己不善言谈和表达,内心的情感都描述在诗歌中了。

  就这样一直信件往来,直到我毕业来到一家工厂工作。正是一年美好的春季,他来县城办事,说书信往来多年了,是否可以见我一面,我欣然同意。穿着那件最漂亮的粉色风衣,我们见面了,他真的是位很内向的男孩,见到我后紧张羞涩得语无伦次,他夸穿风衣的我比照片上更漂亮,要为我写首诗,一首只属于我的诗,他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是那么专注和深情,虽然话语不太多,但喜悦的神情溢于言表。聊天中,他隐晦表达了对我的喜欢,并说回去后会给我写一封信,要我给出答案。

  几天后,一封厚厚的信如约而至,下班了,我刚撕开想看一下内容,同事便热情地喊我同行,因为没带包,我便把信放进风衣的口袋里,回到家后,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封信了,一定是路上不慎滑落,我沿着原路返回寻找几次,最后还是没有找到。那一定是男孩鼓足勇气向我吐露心声的信,我无比遗憾和沮丧。尽管后来我给他回了信,解释说信由于我不小心丢了,但或许男孩不相信这么多年的通信为什么偏偏丢失的是这封重要的信,也许觉得这只是我拒绝的一个借口,又或者对我回信的内容不满意,总之,此后的来信频率和内容渐渐稀少,直到没有了联系……

  多少次,我想象那封信的内容,回想那次也是唯一一次见面时男孩拘谨与惊喜的样子,也许是有缘无分,也许是造化弄人,也许是情深缘浅吧,那封信,那份情,最终遗失在岁月的风中……文/蒋波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