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花旦与丑角,这份爱意你不懂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17 17:43:32

  王娥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在王九的遗像前,虔诚地点三炷香,换一盘新鲜的水果,泡一杯王九生前爱喝的黄石溪茶,口中念念有词:“老头子,这可是谷雨尖,香着哩!”

  王九离开王娥已经有三年。每天清晨,王娥都重复着这样的仪式。

  如果依照世俗的观念,王九与王娥的婚姻是不般配的。王娥是小县城黄梅戏剧团的当红花旦。不要小瞧这个县城的小剧团,严凤英还在这个剧团演过戏,许多老演员还与严凤英搭过档。当年的小剧团,火红的时候,从武汉到上海都出演过。当时,王娥演七仙女,那扮相,那唱腔,让许多戏迷倾倒、叫绝。相比较而言,王九身材修长,但面貌就像一个专为演丑角准备的,没有生角们的俊郎圆润,只能演演娄二鼠,演演刁德一,跑跑龙套而已。

  当时,听说他们恋爱了,不仅剧团里的人感到震惊,就连戏迷们也都感到难以理解。问她,王娥只说了三个字:“他实诚!”

  王娥家庭出身不好,能招进剧团完全凭着自己的金嗓子。但身段却是她的弱项。就拿那看似简单的卧云动作来讲,她怎么练,总是差强人意。王九练起功来,却游刃有余。本行当的功夫练好后,其他行当的功夫也一看就会,就连工尺谱,也背得滚瓜烂熟。久而久之,王九私下就成了王娥的陪练与教练。排练时,他是她的第一个观众,也是最忠诚的批评者。“那窦娥唱的那段‘想人心不可欺,冤枉事天地知,争到头,竞到底,到如今待怎的?’那样唱少了悲愤,多了忧愁,应该这样唱!”一番清唱与示范,就让王娥进入化境。

  王娥一辈子演过大大小小上百出戏,但却没有与王九搭档演过一出戏。年轻的时候,王娥在台上与别人演得卿卿我我、你恩我爱。有人就打趣地问正在台后忙碌整理道具的王九:“你难道一点也不吃醋?”王九笑笑说:“那你真的不懂爱!也不懂戏!”

  渐渐剧团入不敷出,许多演员下海到一些野班子剧团演出。王娥与王九也受到邀请,但他们不为所动。王九说:“演了一辈子戏,不想再演了。”其实,他们家邻居,时常听到王九拉着二胡,悠悠地唱起来。没想到一辈子演丑角的王九,唱起小生来,竟然是那样低回悠扬、稳健深沉。

  这样神仙般的日子没过多久,王九病倒了。本来很清瘦的王九,瘦脱了形。不到几个月,他就带着世人心目中的形象,走了。天天与王九相伴的王娥,突然之间,变得六神无主,不是外出将钥匙反锁在屋内,就是到了家中找不到钱包。犯难时,王娥就默默对王九倾诉着:老头子,我的钱包不见了!

  说来也怪,待王娥转过身来,却看到那只王九生前给她买的钱包,就在闹钟前面放着呢。拿到钱包,王娥已是泪流满面。

作者:章小兵 来源:扬子晚报 来源: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