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我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他说:“就是你点羊杂汤的时候。”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22 16:05:24

       我爱喝羊杂汤,尤其是到了冬天,鲜、香、浓、热,难道不能满足味蕾在这个季节的全部需要吗?小时候我们家开小饭馆,喝羊杂汤,我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我们上中学那会,流行带饭。一到冬天,上午第四节课的时候,两组暖气上满满当当摆的都是饭盒。老妈特意给我买了个双层的保温饭盒,下边是一碗羊杂汤,上边是一笼烧麦。我琢磨着羊杂汤一热就会冒热气,岂不是会把上层的烧麦熏得水哒哒的?就悄悄地把饭盒欠了个缝。暖气烧得真好,一会儿工夫就把羊杂汤给热透了,香气顺着饭盒的缝隙飘出,在教室里弥散开来。女生们开始捂鼻、掩口、皱眉、斜眼,恨不得把释放这个味道的人给生吞活剥了。连老师都恶狠狠地说:“谁热了什么东西?臭烘烘的!”后来,我喝臭烘烘的羊杂汤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

  上大学时,有一回考试前,我们班长找我借复习资料,我这人侠肝义胆,特地找了个空教室,给他讲解了小半天。班长千恩万谢,非要请我出去吃饭,我们俩直奔一个清真馆子就去了。我觉得大家都是穷学生,没好意思宰他,便点了一笼烧麦,外加一碗羊杂汤。我们班长长得像李宗盛,眼睛小,但是我点了餐之后他居然把眼睛瞪到了吴彦祖的眼睛那么大,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居然吃羊杂!”之后还摇头晃脑地说了一句“仿佛兮春花,其真兮羊杂”。意思就是说我看起来挺好的,没想到是个吃羊杂的货。学中文的永远忘不了拽两句。

  我们班长交际广,所以,我喝羊杂汤的事大半个中文系的人都知道了。在一群杏花微雨、垂柳啼莺的中文系女生中,我成了另类,虽然我蓄了长发,当了学霸,还是成不了一个女神,因为那碗羊杂汤。

  上了班,工资少得可怜,不敢下馆子,大多数时候是煮面充数。我们部门有个男同事,跟我同岁,平时也聊得来,巧的是,上下班还同路。有一回在下班的公交车上,他妈给他打电话,说家里停电了,没做晚饭,让他在外边吃。他放下电话问我晚饭吃什么,我说没想好。他说不如咱俩出去吃吧,我说好。既然是他提出的,必定是他买单。我这人还是善良,合计大家都不赚几个钱,依然点了烧麦羊杂。我同事眼睛也小,但在我点完之后,也瞪得跟吴彦祖似的,说:“你居然吃羊杂。”我心一沉,刚刚树立的白领丽人形象,又被这碗羊杂汤给毁了。可他并没有像我班长那样嗟叹“仿佛兮春花,其真兮羊杂”,而是说:“我也爱喝羊杂汤,今天找对人了。”

  三个月后,我们恋爱了。我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他说:“就是你点羊杂汤的时候。”“就因为这个?”“画龙点睛,懂吗?”

  爱情是什么?不是全世界都喜欢你的时候他也喜欢你,而是在全世界眼中你都是个喝羊杂汤的另类,而在他眼中,你是个喝羊杂汤的女神。

文/子聿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